摩尔小说 > 仙武龙尊 > 第5章 入宗
    “师傅,弟子回来了。”

    一只脚刚刚迈入大殿,凌星就出声喊到。

    此时,那在大殿中背对着秦龙等人的掌门,听到声音之后缓缓的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说到,“孽徒,你还敢回来?”

    面对这明显带有责怪意思的质问声,秦龙与秦恩皆是心中一紧,毕竟他们可是走凌星的“后门”才得以来此的,若是这位掌门不答应,那他们就白来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他们俩若是被遣返回龙鸣镇了,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别这么严肃吗!”凌星一脸无奈的说到,然后拉起秦龙激动的说到,“师傅,这回我可是给你找到了个大宝贝,你得赏我。”

    掌门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严肃的神情也绷不住了,头疼的说到,“真不该派你这个不靠谱家伙去,若不是景箜有急事...”

    掌门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秦龙与秦恩听明白了,凌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这一点他们也深有体会,但正是因为他的不靠谱,他们才有机会来到战傀宗,不是吗?

    凌星也不多废话,就算是潜力也得让人看见才行,不然谁会买账,只见他一脸得意的说到,“师弟,展示!”

    说着,就将秦龙的木傀拿了出来。

    秦龙也深知打铁自身得硬的道理,于是心念一动,木人前行,一拳轰向战傀宗的掌门,虽然有些无礼,但直面感受效果更佳。

    面对木人的攻击,掌门双目一闪,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木人的攻击就被他完全化解了,转而老老实实的站在掌门的面前,这就是强者的实力吗?

    此时的掌门,才不管秦龙是否无礼呢!而是上下打量着木傀,不确定的问到,“这是人傀?不太像啊~!”

    凌星见到他师傅震惊的面容,得意的问到,“怎么样?惊呆了吧!”

    他相信,以他师傅的修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一定已经发现了秦龙的神奇之处。

    果然,掌门的双眼从木傀身上挪开,然后从它的身边走过,来到了秦龙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然后出声说到,“再控制一次。”

    秦龙心里有些紧张,他真怕眼前这个即将成为他师傅的人,察觉到他体内那团神秘金光的存在,但事已至此,犹豫反而会引人猜忌,他只能照做。

    当木人再次行动起来的时候,秦龙看见眼前的掌门,眉头皱的更深了,随后轻轻放下秦龙的手臂,惊喜的说到,“没想到,我到了这把年纪,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傀心灵使。”

    见到秦龙疑惑,掌门继续出声说到,“你可知,这世间第一位战傀师,就是一位傀心灵使,未入淬魂而能控傀,正是这份本事,让他开创了战傀师的修炼体系,成为了战傀一脉的祖师。”

    这秦龙哪里能知道,就连凌星对此知道的也不多,因为自那位祖师之后,这天地间再没有出现过傀心灵使,这让后世之人不禁怀疑,傀心灵使可能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在漫长岁月中,后人为那位祖师渲染上的神秘色彩。

    如今传言被印证,掌门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但毕竟是一宗掌门,修为高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德高望重,可不能失态,他得绷住。

    “好徒弟,这事办的不赖,你代师收徒的事,为师就原谅你了。”掌门转头对凌星说到。

    凌星闻言嘴角一阵抽搐,但也没多说什么,老家伙吝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师徒二人的相处模式,秦龙看在眼里,这种轻松的氛围,说实话秦龙很喜欢。

    见到秦龙还愣在那里,凌星笑着提醒到,“师弟愣着干什么呢?拜师啊!”

    “啊?”

    有些突然,但好在秦龙快速反应过来,就欲跪在地上行拜师之礼,却被掌门扶起来了,只听他笑着说到,“你我师徒之间不必多礼。”

    虽然掌门这么说了,但是秦龙还是重重一拜,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跪下,而是躬身行拜师之礼。

    “哈哈,好!好!好!”

    掌门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他此时有多么的高兴,说着还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兽皮包给秦龙,“这是空间储物包,用空间属性灵兽的皮制作而成,价值不菲,你只需要用灵气催动,就可以将存放在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

    秦龙闻言顿时大喜,这东西他在凌星的身上见过,之前他的木人傀儡就是被收到这里面的,而凌星的储物包就别在腰间。

    “多谢师傅!”

    另一边的凌星酸溜溜的说到,“难得见到您这么大方。”

    掌门嘴角一扯,没有理他,而是看向秦恩问到,“这小家伙是..?”

    接下来,秦龙向自己的师傅介绍秦恩,并且希望师傅能将秦恩也收为弟子,也就是在说话的功夫,秦龙才得以细细打量打量这位刚拜的师傅。

    战傀宗的掌门,是一个中年人模样,但是皮肤保养的非常好,头顶乌黑的头发但两鬓斑白,这让他看上去不仅没有显老,还十分的精神,不似初见时那般严肃,此刻看起来竟有点和蔼可亲,秦龙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两人师徒关系确定后的结果。

    当秦龙说出自己的请求后,掌门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出声向秦恩问到,“你想成为战傀师吗?”

    说实话,这个问题在来的路上,秦恩也一直在思考,不过他此时仍然没有一个答案,见到秦恩犹豫,掌门继续说到,“大道三千,随心而行,道不在此,不必勉强。”

    “做一道童,陪伴在秦龙的身边,宗内功法、秘籍,随意取之,如何?”

    秦龙闻言正要说什么,秦恩已经率先出声感谢了,说实话,他本就没敢奢望能像公子一样拜在掌门门下,能做公子的道童,还能随意观取宗内功法,他已经很满意了。

    随着掌门点头,这件事就算是定下了。

    高兴的事情过去了,一个让人忧心的事情就浮上来了,那就是战傀宗的规矩,破例收取秦龙入宗这不算什么,但随着秦龙入宗而受影响的入宗规则,着实让人头疼。

    原来,战傀宗除了正常考核之外,还有一个入宗规则,那就是想入战傀宗的弟子,可以凭借挑战而进入宗门,条件就是打败掌门的徒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是战傀宗为自己入宗的苛责条件,找到的一个借口,用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

    如今这一门槛,被秦龙拉低太多了,毕竟他只是炼体境六品的修为,即便即将突破至七品,也仍然不够看,虽然战傀宗也名言规定,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在年龄上,上下不能相差三岁,但偌大的清云区指不定有多少年轻人强于秦龙呢,届时再加上有人暗中使坏,这想想都让人头疼...

    当秦龙得知这些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各大家族的族长,纷纷向他祝贺,夸赞之词更是近乎于讨好,原来秦龙在他们眼中,那就是免费入战傀宗的入场券啊!

    他也明白了,那天赵家与赵兴为什么这么安静,他们应该也在等这个机会吧!

    秦恩打了赵兴一巴掌,秦龙打了所有瞧不起他的人一巴掌,而这些仅仅是开胃小菜,最终他还是得证明,自己在这战傀宗里站的高、站的稳,他越是耀眼,那些人就越是难受。

    这...

    “难道多少人挑战,我都得应战吗?”秦龙疑惑的问到。

    凌星闻言眼珠一转的说到,“这倒是没有名言规定,毕竟以往可很少有人尝试这条路。”

    额...

    秦龙汗颜,然后虚弱的轻咳到,“师傅,我身体不好,只怕能力有限,只能应战少数人。”

    “嗯?”掌门疑惑的看着秦龙,毕竟秦龙之前看上去,不像是身体不好啊!

    “秦府公子天生有疾,这想来不是什么秘密吧?”秦龙中气十足的笑着问到,这来回转换的状态顿时让掌门眼前一亮。

    “好,好,这个理由好啊!”掌门瞬间明白了秦龙的意思,想来以此为借口,天下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你小子有点腹黑啊!”

    掌门打趣着说到,就这样,这件烦心事算是暂时应付过去了,距离下次收弟子的时间,还有整好一年,秦龙的时间还很充裕,修为说不定会出现很大的变动。

    接下来,景箜被叫进来,带着秦龙与秦恩去安排住处,至于秦龙的木人傀,则被掌门给留下来了,他说要仔细的研究研究,过几天还给秦龙。

    至此,秦龙拜入掌门门下已成定局,他正式成为了战傀宗的弟子,有关于他入宗的消息,引爆了战傀宗。

    许多弟子私下里讨论秦龙入宗的事情,他们认为秦龙,根本不配进入战傀宗,因为他没有达到战傀宗入宗的门槛,对于这种破例入宗的人,他们深深的痛恨着,这打破了以往的公平。

    修为比宗内所有人都弱,却成为了至高无上的掌门弟子,难以服众,就会惹人不满,甚至衍生出妒忌的情绪,修行界还是得拿实力说话,不过目前秦龙还真拿不出,就只能让他们嫉妒去了。

    一时间,秦龙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战傀宗众弟子的“敌人”,他们势必要与这种不公斗争到底。

    受到排挤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秦龙心里十分的清楚,因此才会在入宗之时,表现出虚弱的样子,没准就会有一些心地善良的人,不忍心做的太过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