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仙武龙尊 > 第4章 战傀宗
    秦府后院。

    凌星正大口的吃喝着,放荡不羁的性格,十分的好相处,秦龙知道这是一个直性子的人,于是他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当即直白的说到,“我想入战傀宗。”

    凌星不觉得诧异,手里的筷子不停,含糊不清的说到,“本宗弟子,淬魂境是敲门砖,因为唯有淬魂境才能控制战傀,而你还是炼体境,不适合。”

    “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踏入淬魂境。”秦龙坚定的说到。

    “那就等你淬魂境了再来入宗考核。”凌星随意的回应到。

    就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忽然神色一动,放下手中的美食,错愕的看着前方走来的木人,疑惑的问到,“战傀?”

    “府上有战傀修士?”

    回应他的,是秦龙一挥的大手,木人被他控制着,直接向凌星砸去,然而木人的拳头,却被凌星一把抓住,他看上去十分的轻松。

    凌星上下打量着木人,赞叹的说到,“有点意思..”

    随着一股灵气涌入之后,凌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惊讶的看向秦龙,不确定的问到,“是你?”

    随着秦龙点了点头,凌星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我就说一胞双生,怎么会一个强、一个弱呢!”

    秦龙听到这句话,心里猛然一惊,原来这个人之前是故意为之,在别人都将目光聚焦在秦鸣身上时,这个人的目光在他身上。

    “你不必太惊讶,我这个人不爱走寻常路,也就是别人口中的路子野。”凌星看着脸上写满震惊的秦龙,咧嘴一笑。

    秦龙回过神来,错愕的问到,“那我能入战傀宗了吗?”

    凌星将双手上的油脂,在桌布上擦了擦,搂着秦龙的肩膀,展颜一笑的说到,“你说什么呢?师弟。”

    秦龙再次一愣,他没想到凌星可以直接到这个地步,不过他反应很快,立刻试探着问到,“师兄,我能带一个人入宗吗?”

    “没问题,都是小事..小事...”

    “与你入宗之后的事情相比,全都是小事。”凌星在心里嘀咕到,脸上期待的笑容,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精彩的画面。

    那些等着看秦龙笑话的人绝对想不到,他们对秦龙的议论,反而引起了“路子野”的凌星,对秦龙的好奇与关注。

    ...

    人这一生,有多少次离别,没人会记得清楚,但每一次离别的伤感,都让人记忆深刻。

    秦鸣最终选择了剑道宗,也算是意料之中吧,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秦鸣出生的那天,除了金蛟异象之外,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从天而降,没有人会因为剑的外表而小视它,因为从天而降的东西,大多都不一般。

    也正是因为这把剑,让许多人猜测,秦鸣可能是某位至强者的转世,但具体多强才能转世为人,他们无从想象,不过对于转世之谈,他们一直信以为真。

    韩陈带着秦鸣离开了,秦长风夫妇心中纵然是万分不舍,也没有在分别时显露,他们心里清楚,孩子有追逐未来的权利,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放手。

    两兄弟之间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同在那条路上,见面的日子多着呢!

    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一个被病魔困住心神,一个一心扑在修炼上,彼此交流的时间较少,因此显得不是那么亲密。

    临行前,父亲拿出一块刻有秦字的玉,还有一支蛇纹环绕的金钗,分别交给两人,这是秦

    (本章未完,请翻页)

    长风不愿提起的身世。

    对于这次离别,秦龙两兄弟毕竟年纪较小,倒不是很伤感,只是有些不舍,有些不适应,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父母,去往一个陌生且全新的环境。

    而秦长风夫妇则很好的把那份伤感隐藏在心里了,直到两个儿子离开后才显露出来,今晚对于他们夫妻俩来说,注定是无心睡眠了。

    当秦龙被凌星看中,拜入战傀宗门下的消息传出后,所有等着看秦龙笑话的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他们想不出老家主用了什么办法,打动了战傀宗。

    显然,没有人会认为凌星收秦龙入宗,是因为秦龙优秀,毕竟他们知道秦龙的情况,如果秦龙能算优秀的话,那这世界上还有不优秀的人吗?他们不知道秦龙变了,已经开始展露自己的峥嵘了。

    繁华的大街上,秦龙昂首走在前面,带着凌星与秦恩走过热闹的酒馆,每一步落下都有沉重的声音响起,秦龙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但好像什么都说了。

    这一幕,让那些等着看秦龙笑话的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今日的酒馆座无虚席,但却分外的宁静,他们低着头、喝着酒,第一次觉得,这酒是那么的苦涩,直到秦龙等人走远了,他们才小声的说到,“真是不可思议!”

    更有酸溜溜的声音响起,“自身没实力,终究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就是,没准到时候就被战傀宗送回来了,届时又是一道下酒的‘小菜’。”

    这些话,秦龙是听不到了,此刻他正站在龙鸣山顶怔怔出神呢,凌星与秦恩不知道秦龙要做什么,但是秦恩想起了酒楼里那个奇怪的男子,他曾提过龙鸣山顶。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光芒飞进了秦龙的体内,他收起异恙的神色,轻声说到,“走吧!”

    赵府

    当赵金凯得知这个消息后,一掌拍碎了身边的桌子,他怎么也想不到,战傀宗竟然真的将那废材收入门下了,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他不得而知,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时,赵兴也从外面跑了进来,父子俩脸上的愤怒如出一辙,他们无法接受,本该属于赵兴的光芒,被秦鸣夺走一大半后,又被秦龙掩盖了剩下的一小半。

    ...

    战傀宗。

    一座巍峨的大殿坐落在几十丈高的小山上,在云雾的遮掩下,它就像是一座空中的楼阁,在大殿的下方则是空旷的广场,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树立在广场中间,那是一个身披铠甲的人形雕塑,他手拄长剑背负大弓,即便是个雕塑,仍然让人觉得神采奕奕,听凌星讲起,秦龙两人才知道,原来那是战傀宗第一位掌门最强的战傀。

    “那是至高无上的人傀,据传曾是与开宗之主生死决斗的神将,结果摆在眼前,第一任掌门赢了,将神将制作成了自己的战傀,开宗立派。”

    在凌星的这段话中,秦龙听到了两个新词,一个是人傀,听起来那是一个用人体制作出来的战傀,还有一个就是神将,何为神将?秦龙不明白。

    “人傀?”秦龙疑惑的问到,他相信凌星师兄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拥有一个人傀,那是战傀师一生的梦想。”凌星轻叹着说到。

    “战傀大体上分为两种,一种是死物,例如你的木人傀,例如我的黑豹傀,它们即便再怎么灵动,也只是死物而已,因为它们的能力,是战傀师赋予它们的。”

    “而人傀则不同,它是活物,不是说它还活着的意思,而是一个人被制作成为战傀后,会保留他生前的部分能力,这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它的强大之处。”

    既然已经说到这了,那么这有关人傀的知识,就全当是秦龙入宗的第一课吧!

    “人傀制作极难,首先需要那人的完全配合,要知道修士即便是死了,仍然会有一股意志留存,他绝不会任人摆布的,而一旦他反抗,那么人傀的制作就基本可以宣告失败了。”

    “人傀并非是不能强行制作,但强行制作成功的概率,可能不足百分之一,这也是我之前说,拥有一个人傀,是战傀师一生梦想的原因。”

    “还有一点,若此人生前不强,那将其制作成人傀也毫无意义,因为它是‘活物’,战傀师不能强行赋予它某种能力。”

    秦龙听明白了,找一个心甘情愿被制作成人傀的强者,这的确是不容易的事情,也许身边的亲朋好友会心甘情愿,只是又有哪个战傀师能做到这么冷血,与被制作成人傀的亲朋好友相伴终生而道心不崩呢?

    “那神将又是什么?”秦龙追问到,他初入修行界,就像是井底之蛙蹦出了井底,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

    听到这个问题,凌星轻声叹息着,似有惋惜之色,“曾经云仙界主宰麾下的得力干将,被称之为神将,而那位主宰则被众人称之为战皇,是云仙界的传说。”

    “不说此事了,日后你若走到那一步,会了解战皇的一切。”

    从凌星的神情中不难看出他对于那位战皇的崇拜,而言语中的惋惜让秦龙心里猜测,那位战皇可能已经陨落了,毕竟传说中的人物,距离他们该是非常久远的。

    谈话间,他们一行三人已经到达战傀宗的山门前了,此时在那里聚集了许多宗门弟子,一脸好奇的向他们观望而来。

    “我这么受欢迎吗?”秦龙臭屁的问到,惹来凌星的白眼。

    一路上,许多人前来祝贺秦龙拜入战傀宗,与小镇上议论他的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让秦龙在心里感叹着,这修行界的人,心胸就是不一样。

    秦龙面带微笑,举手向欢迎他的同门示好,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他从来没这么受欢迎过。

    直到他隐约的听到那样一段对话,他才知道这些人与小镇上的那些人一样。

    “这秦龙何德何能啊?不仅入我战傀宗,还拜入了掌门门下。”

    “是啊,我听说他甚至都没有到淬魂境界。”

    “何止,他天生隐疾身体虚弱,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那他为什么能入宗门?”

    “哼!谁知道,可能是沾上了他弟弟的光。”

    这些同门言语中对秦龙的好奇与不服气,秦龙听的明白,于是他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由得佝偻几分,虚弱的轻咳声从远处传来。

    “咳咳...”

    凌星见状不仅摇头一笑,心里想着这家伙真是有点意思。

    掌门大殿前,一位样貌俊秀的男子,穿着黑白各半的长衫,眉宇间散发出一股英气,气质非凡。

    此时正在那里等候着秦龙他们的到来,直到三人走近了,这位男子才小声的与凌星说到,“师兄,师傅在殿内等你多时,脸色不太好。”

    凌星闻言并不在意,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位师弟你好,我是景箜,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你该叫我一声二师兄。”男子面带微笑的说到,他一笑顿时让秦龙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不出的亲切。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