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我的作精姐姐们 > 第二章 转换目标,投其所好
    噗!

    “咳咳~~!”

    房间里。

    江飞流措不及防,把刚喝进口中的咖啡喷出来。

    一时激动,咳嗽不止。

    “娘耶!”

    “他这位三姐,还真是不口(鸣)则已,一口(鸣)惊人!”

    “还没进门,就扔出一颗炸雷!”

    拿出抽纸,将桌上的咖啡残渣收拾干净。

    江飞流脑子飞速转动。

    他这位三姐的奇葩程度,跟大姐、二姐相比,丝毫不怂。

    骨癌级腐女!

    病入膏肓、无可救药、濒临绝症的那种!

    她平时不开口,一开口就是:

    “腐女乃王道,萌受皆可食!”

    “女不为腐,天诛地灭,人不为腐,世界毁灭!”

    “引无数英雄舍大雕!”

    “吃得腐中腐,方为人上人!”

    ……

    她是家里最卖力苦读的大神!

    头悬梁,锥刺股!

    终日徜徉书海,攀登书山。

    从《天官赐福》,到《默读》,再到《愿以山河聘》、《针锋对决》……

    她的房间,最多的不是包包、化妆品,而是成堆的书籍。

    清一色的小说。

    而故事的主角永远围绕两个男人展开。

    爱情!

    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她也是追剧大王,从《烟袋斜街10号》,到《丫的,上瘾!》,再到《盛势》……

    这位姐!

    每次追剧到深夜!

    半夜都会发出兴奋的尖叫!

    自家人知道她又“勤奋”了,可好几次邻居却被吓得连夜报警,以为是狼来了!

    毫不例外,剧中的主角同样是男人。

    情爱,永不落幕!

    江飞流出于好奇,曾偷偷潜入她房间,想搞清楚,这些小说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他这位三姐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跟魔怔了一样。

    随手抽出一本《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就看了起来。

    自此,江飞流感觉三观崩塌、重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书中那个叫南康白起的男人,令他刻苦铭心。

    也让他心生恐惧!

    书没看完,江飞流就心中慌乱,心跳加速。

    不敢再看下去。

    手上的书犹如烫手山芋。

    拿都拿不稳,被他扔了出去。

    迅速抽身,拉开距离,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回去!”

    “这地方有毒!”

    “必须赶快离开!”

    江飞流当机立断,拔腿就要跑。

    转身的刹那,身子跟按了暂停键一样,陡然僵住。

    他看得投入。

    不知道啥时候,三姐已经回房。

    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厨房还炖着汤呢!”

    “我就先……出去了!”

    被当场抓包,江飞流表情讪讪,尴尬一笑。

    偷看这种小说,被抓住!

    丢人!

    “慢着!”

    “汤,只是辅料,无伤大雅!”

    “咱们谈谈主菜!”

    “万万想不到,老弟,你身(深)藏不露啊!”

    “咱俩不愧是亲姐弟!”

    “我缺什么,你就来什么!”

    “家有彩虹,哈哈哈哈!”

    “你不用不好意思!”

    “现在都啥年代了,大家很开放,社会很包容!”

    “我们一定支持你!”

    “为了真爱,你绝不能放弃!”

    “今天,姐高兴,请你吃大餐!”

    “你是不是想喝芋泥啵啵奶茶!”

    “我……”

    “我知道!我知道!”

    “不要芋泥!不要啵啵!只要奶茶!”

    “对了!我请你吃冰淇凌,各种型号!各种口味!”

    “你喜欢,哪一种!”

    “姐这里应有尽有!”

    “只要你说一个,我立刻让人送上门!”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能不能现场观摩一下!”

    ……

    看着喋喋不休,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兴奋得眼中冒光的三姐。

    江飞流刚开始尴尬,后来越听越不对劲!

    越听越愤怒!

    他!

    江城最帅老司机!

    岂会听不懂这内涵的车言车语。

    换作其他时间、地点,江飞流很乐意跟三姐唇枪舌剑一番。

    一较高下!

    看谁的道行更深!

    但这种情况下……

    江飞流鬼使神差地听懂了话里的潜台词,脑子里甚至出现了诡异的画面感。

    而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女人!

    所以!

    江飞流害怕了!

    尤其是见到江飞雪变魔术似的,手上多了几分大肌霸型男的照片后。

    他忍不可忍,瞅准间隙,突然爆发。

    “滚!”

    喊得理直气壮。

    吼的天崩地裂。

    飙的突如其来。

    江飞雪(三姐)被吼傻了,一时愣住。

    江飞流瞅准机会,顺利逃了出去。

    本以为这件事情,顺利揭过,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江飞雪在这件事上的执着。

    从那以后。

    江飞雪对他热情过火。

    一开口就给他洗脑。

    “红颜只为繁衍,蓝颜才是真爱!”

    “弟弟,你不是有毛病,只是恰好喜欢同类!”

    “弟弟,你别不承认!你对蓝颜越恐惧,越说明你:深柜!”

    “恐tong即深柜!”

    “越是深柜,越能说明,你不对劲!”

    “恐惧、偏见、歧视、回避甚至暴力反对,都是深柜!”

    “性别只是用来区分厕所,爱情没有界限!”

    ……

    一段时间里,搞的江飞流怀疑人生。

    晚上做梦,都会梦见奇奇怪怪、令人惊悚的画面。

    吓得他不敢继续睡。

    在学校里也曾一度一惊一乍,跟老铁们拉开距离,再正常不过的肢体接触,也会让他草木皆兵。

    从此,江飞流对江飞雪敬而远之。

    然而,再冷的态度,也浇不灭一个资深腐女心中燃烧的烈火。

    江飞雪契而不舍!

    始终没改把他掰弯的念头。

    最近,更是过分。

    开始给他找蓝朋友!

    他!

    江飞流!

    长这么帅!

    大长腿,小细腰!

    是缺蓝朋友……不对!是缺朋友的人吗!

    有心不给江飞雪开门。

    只是,想到他败北的任务,江飞流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对啊!”

    “干嘛非要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暂时走不通江飞燕这条路,不是还有其他路可以走!”

    “她们……可都在攻略范围内!”

    “要学会转移目标,投其所好!”

    “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样想着,江飞流更兴奋起来。

    他,起身,开门。

    江飞雪走了进来。

    见到江飞流,突然一笑。

    “看你高兴的,一听说给你介绍蓝朋友,脸都红了!”

    江飞流:……

    不!

    你误会了!

    我根本不是因为这件事脸红!

    我是直男!

    钢筋都没我直!

    “不是,你……”

    江飞流刚要解释,被江飞雪挥手打断,她了然一笑。

    “放心!”

    “懂!”

    “姐姐我都懂!”

    江飞流:……

    不!

    你不懂!

    张嘴,有心要继续解释。

    话到嘴边,想到刚才的打算,江飞流突然住嘴。

    “忍住!”

    “投其所好!”

    “要投其所好!”

    心中默念几句,江飞流平复心情,计上心头。

    故意猛然一拍江飞雪肩膀,把她打的趔趄,在她发怒前,突然散发母性光辉,母里母气道:

    “讨厌!”

    见江飞雪措不及防下,忍疼的同时,被突如其来的母,弄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身子陡然一个激灵。

    他心中暗爽!

    该!

    虽然要投其所好,但也不妨碍他走极端!

    他要母一天下!

    至少,对待江飞雪,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以毒攻毒!

    方为上策!

    ……………………

    ps:写书不易!血海求收藏,求推荐!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