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鼎炼天地 > 第三千九百六十二章 萧少
    老者缓缓走来,扫了眼李门主的尸体。

    “是你杀的?”

    “不错!”

    “你撒谎!”青年冷笑道:“他明明是生死境,凭你也能杀得了?”

    “不然呢?是你杀的?”

    方白沉下脸,处处带着偏见,还怎么谈?

    “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师父,让徒儿把他拿下,带回去慢慢审问。”青年沉声道。

    “话不要说的太满,等下收不了场就尴尬了。”方白淡淡道。

    “师父?”

    “住口!”

    老者冷喝一声,“从现在开始,没有为师点头,不许你说一个字。”

    “我...”

    “嗯?”

    刚要说话就被老者冷眼瞪了回去,总算是安静了。

    “抱歉!”

    老者拱手道:“劣徒本性不坏,只是有些鲁莽。得罪之处,老朽代为赔罪。”

    “无妨,一身正气最是难得。”

    伸手不打笑脸人,方白也不会纠缠不放。

    “近些年发生不少屠戮事件,我们试图一直追查,今天恰巧遇上了。依老朽看,他还没有如此手段,主谋恐怕另有其人。有没有与他同行之人?”

    老者的分析准确无误,是个人物。

    “有,不过都死了。我也觉得奇怪,刚才他并没有施展三星招魂幡,原来是另有主谋。”

    没有提起玉虚上人,口说无凭的事,说了也没用,反而会找来麻烦,得不偿失。

    “那他有没有提起过什么人?”老者追问道。

    “没有,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早知道应该留活口。”方白懊悔的说道。

    “如此说来,线索到此也就断了。”老者叹了口气,“那么多冤死的亡魂,怎能安息?”

    “作恶之人,迟早会露出破绽的。”方白淡淡道。

    “话虽如此,可是还要死多少人啊?”

    老者摇摇头,目光扫过邪月幻兔的时候,流露出一丝诧异。

    “抱歉,我还有事处理,告辞了!”

    方白转身就要离开。

    “保重!”

    老者轻轻点头,目送方白离去。

    飞出千里,方白神念向后扫去,没有发现那两人的踪迹。

    “根本不一定非要在后面。”邪月幻兔沉声道。

    “嗯?”

    方白眉头轻皱,神念扫向前方,那师徒二人在三百多里外。

    通常归真境巅峰的神识也到不了三百里外,所以他们也不担心他会发现。

    “真是麻烦!”

    方白神念散开,发现左前方百里之外有座城池,转而飞过去。

    进城后,找了间客栈住下。

    阴魂幡太阴毒,留着是个祸害,干脆把它毁了。

    静修一个月,估计那师徒二人已经离开,起身出门。

    不愧是六级星,修炼资源极其丰富,有些东西玉塍星根本没有。

    六级星都如此繁荣,方白忽然有了去九级星的想法,再不济也去八级星看看。

    想必,那里的修炼资源更加丰富。

    没走多久,方白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不用想肯定是那师徒二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方白懒得理睬,看他们能跟到什么时候。

    现在...应该去买个星图。

    “滚出去!”

    突然有怒骂声传来,紧接着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方白身前一丈处。

    是人?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方白下意识的上前扶了一把,让他稳稳落在地上。

    “你干什么?”

    “啊?”

    方白愣住,那人非但没有感激,反而凶神恶煞的呵斥他。

    “这...”

    方白顿时无语,眼前蓝袍汉子呵斥着,眼中却满是惊恐。

    “萧少,不关我的事,重来一次。”

    蓝袍汉子说着,急匆匆的朝着旁边一座酒楼跑去。

    “不必了,本少已没了兴致。”

    阴冷的声音从三楼传来,蓝袍汉子立刻僵在那里,满是怨毒的盯着方白。

    帮人还帮出罪过了?

    “谁让本少一时不开心,本少就要他的...心!”

    声音再次传来,蓝袍汉子眼中杀意暴起。

    “请萧少稍等!”

    好霸道的人!

    方白抬头不见人的踪影,蓝袍汉子已经走到他面前。

    “萧少的话听到了?把你的心交出来。”

    “你说什么?”

    方白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有这种荒唐事?

    “自己交出来,还是要我动手?”蓝袍汉子冷冷道。

    “如果没记错,刚才我可是帮了你。即便让你不满意了,也不至于到这一步吧?”

    方白彻底无语,世间还有这种事?

    忘恩负义到如此地步,也是个奇迹。

    “谁让你多管闲事?现在萧少不开心,你的狗命赔了都不够。”蓝袍汉子怒道。

    “嗯?”

    方白脸色瞬间沉下,萧少不开心?他现在也很不开心。

    不管怎么说也是仗义出手,换不来感谢的话也就罢了,还想要他的命?

    那没有露面的萧少固然可恨,但眼前蓝袍汉子更可恨。

    不敢对抗萧少,把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

    该死!

    “看来是要我动手了。”蓝袍汉子冷冷道。

    “心就在这里,有能耐来取。”

    方白轻轻拍了拍胸膛,眼中升起一股杀意。

    “修为高我一层就了不起?今天让你知道,实力与修为无关。”

    话音落下,蓝袍汉子直接一拳朝着方白胸膛轰来。

    或许是在城内的缘故,不敢肆意出手。

    “滚!”

    方白径直一拳轰出去,就听见咔嚓一声,紧接着噼里啪啦一阵。

    发生什么事?

    街头围观人群愣住了,只见方白还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动过。

    而那蓝袍汉子直接撞进酒楼,里面一片狼藉。

    “你...啊!”

    蓝袍汉子挣扎着从废墟走出来,右臂低垂,森然白骨露出来,鲜血咕咕流淌。

    “你可真该死!”

    初来乍到,没弄清楚状况,不想把事情惹大。

    否则,现在蓝袍汉子已是一堆残渣。

    “萧少,在下无能!”

    蓝袍汉子朝着三楼半跪下去,声音都带着恐惧。

    “摔也摔不好,人也拿不下,留着你还有什么用?不如...你去死吧?”

    阴冷的声音飘来,蓝袍汉子身躯猛地一颤,“请萧少宽宏大量,饶过我这一次。”

    “想活?”萧少淡淡道:“那就跟你的亲人一起...好好活着!”

    “我错了!让萧少失望,我罪该万死!”

    蓝袍汉子怒吼一声,直直的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