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黑科技之带人类升级文明 > 017:前往新家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地在不知不居中消逝,特别是全身心专注于某些事的人。

    一眨眼天就黑了,再一眨眼,天还是黑的……

    通宵,这不是常态吗?

    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平静无波澜地过去了。

    “嘚嘚嘚嘚嘚嘚嘚嘚嘚嘚~”

    在训练房内,鸵鸟的牙齿止不住地碰撞着,平静中带着一丝生无可恋地浮在半空中。

    而众人,对此看都不看一眼:正常现象,死不了人。

    在这几个月来,他们已经习惯每日都要给高脉冲电的全身肌肉不受控制了。

    甚至对于碳基生命在无重力下如何漂浮,有了深刻的感悟。

    他们中随便一个人,分分钟可以在科幻电影,完美表演一具宇宙浮尸。

    同时,鸵鸟更是他们中的佼佼者,大家都相信鸵鸟能凭这个表演,轻易横扫所有电影节的最佳道具设计奖。

    “我说鸵鸟,你是不是真的脑容量小?”郭逸一脸无奈地看着投影,盯着鸵鸟平静的脸孔,忍不住咆哮道:“你说你怎么进入特种部队的?

    你是来耍杂耍的吗?

    打算吓死敌人的是吧!

    还战略狙击手,就你这反应力,目标怼你脸上你都能玩出人体描绘的节奏!”

    随着郭逸的话,在屋内,他们面前的墙壁上,一场战斗画面的投影投了出来。

    一架高达剪影的动画战斗场景出现在上面。

    只见这架高达先是一个横下叉,躲开了裆部的导弹。

    随后高达背部的引擎喷口加大了出力,整架高达就以一个横下叉的姿势,原地一个空翻,躲过了腰间的导弹。

    然后就没然后了……

    红外制导导弹追着高达背部的引擎口,划过一道弧线,直接将这架高达的引擎炸烂了……

    当然,这是演示动画。

    如果是真的,那么最多只能导致引擎口故障,更多可能是给引擎的喷射口引爆,掉几块漆。

    可惜现在是训练,训练系统直接判定为躲避失败,且被命中要害。

    而这演示动画,则是鸵鸟刚才训练的场景。

    郭逸实在忍无可忍,所以直接放出来,公开处刑!

    “呵呵,不亏是鸵鸟。”史大凡看着鸵鸟的动作,乐的眼睛都看不见了:“你们不觉得这动作,就像一只鸵鸟给人掰开了双腿,准备给人红烧的姿势吗?”

    其他的众人,也是无语地看着地看着鸵鸟:这货是怎么玩出这高难度动作的?

    “这不是兴奋嘛~”鸵鸟恢复过来后,无奈地解释道:“想着今天就搬家了,我们很快就有真的高达驾驶室练了。

    终于不用看着这该死的动画片,馋的流水口了!

    别说你们不激动!”

    是的,经过几个月的时间,郭逸的新家,零号实验室已经准备好了。

    基建狂魔的全力之下,一座占地总面积达到640000平方米的地下实验室加特殊工厂,就完全建造完毕。

    甚至规格上,比郭逸给出的图纸还大了一点!

    原本按郭逸的图纸,只是360000平方米,现在快大了一倍!

    为此郭逸还修改了一遍图纸。

    同时,受训的众人,在经过郭逸精心“教导”下,也可以驾驭多个高达系统了,进行一些简单的躲闪训练。

    虽然没实机操作过,但是所有按键已经牢记于心,精神负荷也基本达标了。

    而今天下午,就有车队来这里搬运的一些可拆卸的设备,开始搬家。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半架未完成的高达模型。

    而不能搬运的或需要留守的,就直接封存在这里,其中包括改装后,成为主力守卫机器的穷奇-零号全覆盖式外骨骼装甲。

    同时,不能搬运的设备,在新家那,也专门根据郭逸给的图纸重新制作与安装了。

    至于说去了新家后,老家会不会给人潜入?

    了解下孤狼小队与眼镜蛇小队的突击结果……

    而强攻?

    先不说郭逸那能第一时间收到警告,就说那动静。

    等他们攻进去了,估计早就里十层,外十层的包围住他们了。

    更别说在厂房内,郭逸还特意弄了一批,专门用于防守的机器人在地下这待机中,随时可以激活,并击杀入侵者。

    当然这是获得了授权:凡是未经过申请与同意的入侵者,可当场击毙。

    不然郭逸可不敢真的给这些机器人装上杀伤性的武器……

    所以,郭逸表面平静,内心实际也很兴奋:毕竟新家啊!

    更重点是,终于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生活了!

    随后,郭逸想了想,大手一挥,和众人说道:“算球,休息吧,今天就不练了!

    实话实说,我也想早点去新家,这里始终束手束脚放不开……

    走吧,我们提前出发,不等了!”

    说完,郭逸抱起狗子就直接离开了房间,同时地下各处的灯光也开始逐步熄灭。

    “轰~”

    厂门外,郭逸看着身后的厂门缓缓关闭,突然内心不知道干嘛,异常失落且害怕。

    “不想走?”

    鸵鸟看着郭逸那复杂的脸色,笑嘻嘻地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里,是我唯一的家,真正从小长到大的地方……”

    郭逸语气低沉,紧了紧抱着狗子手臂,有点复杂地说道:“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仿佛从出生时,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你们说,他们为何不要我,又要让我出现在这世间呢?

    我记忆中,相伴我左右的只有各种机器,或许只有机器才不会背叛,我才不会受伤……”

    “干嘛这么伤感呢?”就在郭逸囔囔细语时,鸵鸟一把揽着郭逸的肩膀,真诚地笑着说道:“哆啦A梦,别伤心了。

    现在我们不陪着你嘛?

    再说了,你大门不迈一步,不出来怎么交朋友呢?”

    郭逸一愣,在鸵鸟的打岔下,心情略微平静了下来。

    跟着郭逸对着鸵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拍开了他的手:“你再叫我这个外号,我就玩死你!”

    郭逸因为有各种黑科技知识,并且时不时还弄一些黑科技的小玩意出来。

    所以鸵鸟有一次和众人吐槽道:郭逸就和一个哆啦A梦一样,时不时掏一些不合理不常规的玩意出来。

    随后这个外号慢慢地从厂房传到何志军他们耳中,最后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外号。

    为此,鸵鸟连续一个星期都是竖着进训练房,抬着回宿舍。

    “哎哎哎~郭叮当,等下我。”

    鸵鸟看着快步离去的郭逸,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而卫生员也一起跟着,同行的还有冷锋。

    “呵呵,小叮当啊,入了军队这个坑,你永远不会感到寂寞。

    就是小心脑子给门夹了,虽然我是卫生员,但是脑部疾病我也没办法!”

    “前提是别遇见他们这种**~为什么去狼牙这痞子基地呢?

    应该去战狼才对的啊!”

    “我们中最大的**就是你……”

    “……”

    “你说他们四个,真的不亏是我们的F4组合!”

    小庄捅了捅老炮,小声地嘀咕着:“以前有鸵鸟和卫生员已经够热闹了,现在加上小叮当与冷锋……”

    “好了,走吧。”耿继辉笑眯眯地看着前方的四人组,和众人打了声招呼,也跟了上去。

    随后,众人没有等运输车队一起出发,而是和对应的人汇报了下,直接提前出发前往了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