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二十章 那你意思是我很丑咯
    短片虽然也就几分钟的内容,但小恐龙奔向水池边上的画面却太过震撼。

    当这个简单却又清晰的故事呈现到脑海,表演系出身的两个小女生,都差点没收住表面上的情绪。

    特别是小恐龙从窗口一跃而下,身后的绿线被一点点拆开的画面,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李若佳不由望向录音室内,她不知道这位刚认识没多久的学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拍出这样一个极具伤感的故事。

    她不由自主的抹了抹眼眶,随后又用余光扫了眼边上的朴冰墨和魏东,发现没人注意之后,才又低头看向屏幕,可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看向录音室里的身影。

    “佳佳,陈学长拍得太好了,最后看到小狐狸丢开手里的毛线,我差点都没忍住。”

    李若佳挤出一丝笑容,应付道,“我也没想到陈学长拍出来会是这样的!”

    朴冰墨看着屏幕,“是呀,你带我去那个皮影店的时候,我都还问你陈学长打算怎么拍,小狐狸和小恐龙看起来呆呆的,没想到在短片剪辑出来会这么感人。”

    “我说的没错吧!”魏东在一边笑着。

    李若佳望向魏东,“魏学长,你刚刚说陈学长这个短片很有可能拿奖,真的假的呀?”

    “差不多吧,在学校拿一个国际学生优秀短片是一定了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在接下来的大学生电影节中有所斩获。”

    魏东口中的国际学生优秀短片奖,是北影主持承办的,导演学院相对优秀的短片都有机会。王津的《在别处》,前世拿到的就是这个奖项。

    “那就好,没想到陈学长的导演功底这么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这个题材的。”李若佳说着,一双大眼睛盯着魏东,似乎想从他嘴里打听到什么。

    心直口快的魏东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失恋了呗,还能怎么的。你们是不知道,你陈学长刚开学那几天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天躲在寝室里,连饭都要让我们带,当时我们都以为他要这么一直睡下去呢。”

    “这样呀,陈学长女朋友是谁,也是我们学校的吗?”朴冰墨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分都分了,哪还有什么女朋友,你两就别瞎打听了。不过你陈学长和他前女友的确谈了很多年,我们刚上大一的时候,他两就在一起了。”

    在魏东看来,陈夏能拍出这么感人的一个短片,多半就是拜姜柳所赐。

    “难怪陈学长能拍出这样的短片来呢!”

    朴冰墨恍然大悟,李若佳却没再问。

    魏东扫了眼还呆在录音室里的陈夏,才接着道,“对了,佳佳,《那些年》的事情你跟你们老师说了没,你们老师让不让你们接戏?”

    “没呢,早上你都才通知,不过就在学校周边拍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我们老师主要是怕我们进了剧组之后,把课业落下,拍一个月的话,应该能抽出时间来。”

    魏东这才笑了笑,“那就好,到时候你跟冰墨一起都过来试试戏呗,你陈学长这个戏是一个青春校园戏,你们这个年纪再合适不过了。”

    “谢谢魏学长!”朴冰墨立马道了声谢。

    三人正聊着,录音室里的陈夏瞧见,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都看完了吧!”

    “看完了,陈学长拍得真好!”李若佳笑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你们喜欢就好!”陈夏看了看腕表,“时间也不早,你两想吃什么,等会我请你们,你们帮了我那么大忙,我都还没好好的感谢你们呢。”

    还没等两个女生反应过来,魏东就立马道,“歌你不录了?”

    “明天再录把,录音室的这个鼓手是个新手,一直找不到曲子的节奏。我刚刚问了下,他们的鼓手晚上才回来,明天一早再过来。”

    “我还想听听你唱出来是什么样子呢!”

    “明天再听也一样。”陈夏掉头看向李若佳,“对了佳佳,短片是拍好了,不过小恐龙也全被拆了,你还要不要?”

    李若佳没想到陈夏还记得这个事,立马点了点头,“陈学长你给我吧,我抽空再把小恐龙织好就是了。”

    “那走吧,我先去寝室拿下来咱们再去吃饭。蓟门桥边上有一家不错的淮扬菜馆,正好带你们去尝尝。”

    陈夏是苏省人,对淮扬菜再熟悉不过。

    回到寝室,陈夏把小狐狸和一堆凌乱的毛线都拿了下来,发现在楼下等着的只有李若佳一人。

    “你魏学长和你同学呢?”

    李若佳腼腆笑着,“魏学长知道地方,就先跟冰墨过去了。”

    陈夏把装着小狐狸和一堆毛线的手提袋递了过去,“小恐龙的毛线收拾的时候都弄乱了,你看下还能不能用,不行的话我再买些给你,你再织个新的。”

    “等回去我先理一下吧。”李若佳打开手提袋看了下,抬起头来悄悄打量着陈夏,“陈学长你是怎么才想到这个故事的?”

    “灵光一闪就有了呗!”

    “可我怎么听魏学长说陈学长你是分手了才想到这个题材的?”

    “你没事问这干嘛!”

    女孩抿着嘴笑了笑,“听魏学长说你跟你女朋友谈了好多年,所以我才好奇的问一下。”

    陈夏这才摇了摇头,“分都分了,还提这干嘛,《舍与得》跟她没关系。”

    可李若佳却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心不减,“那陈学长曾经是不是也像《舍与得》里的小恐龙一样?”

    陈夏不由白了她一眼,“小姑娘家家的,问这干嘛,等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就懂了。不过等哪天你要是遇到一个男生像小恐龙那么奔向你,就别拍什么戏了,早点嫁了吧!”

    “小恐龙,才不要呢,除非他也像陈学长一样差不多!”女孩却撅起了小嘴。

    陈夏闻言,极为敏感的回过头,看着李若佳。

    李若佳触及他的目光,猝不及防的把目光看向别处,眼神却很慌乱。

    看着她这副局促不安的样子,陈夏不由笑了笑。

    “那你意思是我很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