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十九章 《舍与得》的杀伤力
    《那些年》的选角,的确是个不小的问题。

    具备初恋感的艺人,放眼整个娱乐圈都没有多少。

    原版的陈妍溪算一个,可现在人还没冒头,台岛圈里有没有这个人都还是两说。

    刚出道的赵燕子形象上也挺合适,可却被时空乱流给抹掉了。

    至于其他的,陈夏也只寄希望于这个混乱的时空能给他一些惊喜。

    吃完开工饭,第二天班上的人也都陆续的动了起来。

    有去沟通拍摄场地,有去借摄影设备的,也有负责联系人来试镜。

    而陈夏却是拿着方新华的一纸批文来到了音乐学院。

    《那些年》的曲子不像《穿越时空的思念》那么复杂,简单的钢琴吉他架子鼓这些就能够完成。

    音乐学院的录音室不乏这方面的人才,陈夏把曲谱交上去,录音室的人在熟悉了几遍之后,就已经渐渐的熟悉过来。

    “老陈,进去唱一遍呗,我看他们都练这么久了,你也上去唱一遍找找感觉!”虽然在寝室里听陈夏唱过,但魏东还是对录音室的版本很好奇。

    “贝斯手的鼓点找得还不够好,等他们练完这一遍我再去跟他们说一下。”陈夏说着转过头来,“对了,选角的事情你忙完了,别到试镜的时候一个都没来。”

    “试镜又还没开始,我就是去通知了下,等开始试镜了我再跑一趟不就行了。对了,佳佳听说你毕业短片拍好了,想要看一下,你发给他没?”

    “她没问我呀!”陈夏疑惑着从兜里把手机拿出来,发现微讯上真有李若佳发过来的信息,他才苦笑道,“录音室里乱糟糟的,都忘了看手机。”

    说着,陈夏看了下信息的内容,才给李若佳回了过去。

    “录音室里太吵了,就没注意看手机,短片是拍好了,不过我这里只有拷贝。”

    信息才发过去,李若佳很快就回了过来。

    “晚点看也一样,陈学长在录音室,不会是录那首《绅士》吧!”

    “不是,是一首新歌,《那些年》主题曲。”

    魏东既然通知了李若佳,陈夏再瞒着也没什么意义。

    “早上魏学长才跟我说,没想到陈学长就开始录制主题曲了,是在音乐学院那边录吗?”

    陈夏知道这小姑娘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

    “是的,你魏学长也在这边!”

    “那我能来看看吗?”

    “你过来吧!”

    对于女生的要求,一般人都是很难拒绝的。

    发完消息,他让魏东出去接人,自个儿才和鼓手沟通了起来。

    才沟通完,等他从玻璃房里走出来,就发现李若佳和一个女生在休息室里跟魏东聊着什么。

    女生叫朴冰墨,李若佳带去帮他布置《舍与得》的场景时,陈夏就见过。

    “佳佳、冰墨,你们都来了呀!”

    两个女生转过头来,李若佳灿烂笑着,“没打扰到陈学长吧?”

    “打扰什么,都还没开始。帮完忙你就跑去拍你魏学长的毕业短片了,我都还没好好谢谢你两呢!”

    “也没帮到什么,陈学长不怪我们两捣乱就好。我刚刚听魏学长说陈学长你的毕业短片拍得很不错,有很大几率获奖,先恭喜陈学长了。”

    “就一部短片,也拿不了什么大奖。本来想发给你的,但学校里还没展映,你先看看吧。”

    陈夏说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短片迟早要展映,没发给李若佳只是为了防止资源泄露出去。

    李若佳接过手机,两个女生头挨着头就靠到了一起。

    魏东不合时宜道,“我劝你你两最好先把纸巾拿出来,等会哭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两个女生诧异的抬起头,陈夏不由瞪了眼魏东,“没什么,你们先看,我进去盯着下谱曲的效果。”

    陈夏果断逃离,《舍与得》这样的短片对李若佳朴冰墨这样的小女生杀伤力太强了,这会儿在休息室里呆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陈夏刚离开两个小女点开了画面,顿时就被手机屏幕里那清新的画面给吸引了。

    “佳佳,你织那小恐龙拍出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真漂亮,早知道我就过去看陈学长怎么拍的了。”

    “先看看吧!”李若佳却是没有发表意见。

    她看过《舍与得》的分镜头剧本,也知道小恐龙最后要被拆掉,可却很难联想出完整版的故事,所以才会那么的好奇。

    音乐流淌着,任性的小狐狸爬到了水池边上,不时的把石子扔进水池里。

    镜头却不时切到小狐狸身后的水车上。

    下一刻,水车上竹筒里的水杯灌满,哗的一声就倒了下来,瞬间把水池边上的小狐狸带进了水池里。

    房间里的小恐龙看到这个画面,立马捂着脑袋,随后奔向小狐狸。

    可就在下台阶的一瞬间,小恐龙那长长的尾巴却一下子被地板上露出头来的钉子勾住,尾巴上的线头被拆开……

    背景音乐的氛围渐渐变得急促,水池里的小狐狸爬到水池边,却因为尾巴太重爬不上而。

    小恐龙紧张的咬着尾巴上的线,咬了几次没咬断之后,不再顾及尾巴上的线,掉头跑向水池,而它尾巴上的线,也被渐渐的拆开。

    爬上水池的小狐狸见到这一幕,叽叽的发出声音,似乎让小恐龙不要这么做。

    劝阻无果之后,它才捡起水池边上的石子,扔向抵门的木棍。

    扔过来的石子打掉抵门的木棍,房门被关上,而水池里的小狐狸也没了力气,被竹筒里的水一冲,一下子就沉入了水底。

    画面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氛围,头挨着头的两个女生都没再说话。

    下一刻,画面切换,房间里的小恐龙却依旧不甘心。

    他撑着凳子跳上椅子,再从椅子上爬到窗户,身后露出了毛茸茸的棉花,尾巴早已被身后的线拆光。

    等它爬到窗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被拆得一干二净。

    用头撞开纸糊的窗子,它看向静悄悄的水池,黑色的眼睛里泛着光芒。

    用手撑着窗户的边缘,小恐龙仅仅盯着水池,随后用力一跃。

    身后的棉花不断从身体里掉落,身上的被钉子挂住的绿线渐渐被拆开。

    空中的小恐龙只剩下了半个脑袋,可那黑色的眼睛,泛着光芒。

    终于,小恐龙奔到了水池边,可这时候的水池边上只留下一根逐渐沉入水底的线。

    房间里的线被扯紧,水底下的小狐狸终于拉着绿线爬了出来。

    画面切换,当小狐狸捧着一堆毛线在台阶上想要把小恐龙织出来,却又一下子的丢掉,背景中那平缓的音乐没来由多了股凄凉的氛围。

    李若佳悄然抬起头来,看向录音室内那个百无聊赖站着的身影,不自觉的抹了抹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