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八章 校花不都是高冷的么
    就在阮明玉和白小雨惊讶的同时,金陵歌舞团里,陈鸳也点开了微讯上发来的音频,听得入迷。

    钢琴弹得很一般,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可回到音频里的那唯美的曲调上,陈鸳就愣住了。

    音频里钢琴的节奏很慢,但就是这种平缓的曲调,很容易让人一下子陷入其中。

    浪漫且伤感,唯美的曲风中仿佛带着诗意,特别是当曲调逐渐升高之后,那种惆怅的氛围就越加的浓郁。

    听了好几遍,陈鸳都还像没听够一样。

    任音频播放着,她点开与陈夏的对话,找到那张曲谱。

    是老弟的字迹没错了,听他说的样子,似乎是想把这首曲子拿来当作毕业短片的配音?

    别糟蹋了这么唯美的钢琴曲好吧,要拍个什么样的毕业短片,才能配得上这么唯美的钢琴曲。

    这么说来,这是首新曲子,而且还是老弟刚写出来的?

    自家老弟什么时候都能写钢琴曲了?

    “陈小夏,你那毕业短片准备得怎么样了,要不你先给我看看呗?”

    她立马发了个信息过去,可是许久都没有回应。

    陈鸳索性找到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陈小夏,发信息你怎么不回?”

    “我忙着呢,没时间搭理你,晚上再说。”电话对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你能忙什么,说两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真没有,拜拜……”

    陈鸳还想问什么,电话就传来了一阵被挂断的忙音。

    “臭小子,等回头你找我帮忙看我怎么收拾你!”对着手机抱怨了一句,陈鸳又把对话框里的图片找了出来,随即传到电脑上打印了出来。

    “看在钢琴曲还不错的情况下,我就勉为其难的录一下吧!”

    收起打印纸,陈鸳把头发捋到脑后,随后走向歌舞团的琴房。

    陈夏的确没什么时间搭理陈鸳这只好奇宝宝,校门口的蓟门桥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合适拍摄《舍与得》的地方。

    他也不是要找什么废弃的寿司店之类,只要店里的环境符合《舍与得》里的画风,再简单布置一下,基本上就可以了。

    可现在的小门店,大都是偏现代化的装修,很难再找到寿司店里那种复古且文艺的风格。

    这些事情如果放到剧组里,会有剧务和摄影师来负责。

    但眼下,对导演学院这些将要毕业的学生来说,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谁也说不准毕业后进了剧组到底会担任哪方面的工作,这也是北影对学生的一种锻炼。

    逛荡了好一阵,甚至还因为老姐的电话被店里没什么生意的老板直勾勾盯着,陈夏没了再找的心思。

    可他人才刚来到学校门口,魏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老陈,你在哪,有人找你。”

    “谁找我?”陈夏有些疑惑,照他以前在学校的人缘,除了姜柳和班导,找他的人不会有第三个。

    “音乐学院的阮大校花呗,人正在寝室楼下,你快点过来。”

    阮大校花的名头,陈夏还是听说过的,这位比自己晚进校两年的学妹,入学一年多就彻底坐稳了校花的位置。不过上辈子的记忆里,北影却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本打算去食堂的陈夏不得不先转道宿舍,不过当他来到宿舍楼下,却连个人影都没看着。

    “老魏,你不说人阮大校花找我么,人呢?”

    王津去平城拍《在别处》了,宿舍里就魏东一个码狗在改剧本。

    “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人把东西塞给我就走了。”

    “什么东西?”

    “就是张纸,画的花里胡哨的,也不知道一张废纸有什么魅力,能劳烦人阮明玉亲自跑过来还给你。老陈,你不会跟阮大校花勾搭上了吧?”

    “我连人都没见过,怎么勾搭?”陈夏翻了个白眼,接过魏东递来的纸,才发现是张修改过的曲谱。

    应该是自己落在琴房里的了。

    阮明玉能将这已经作废了的手稿给他送过来,倒是让陈夏有些意外。

    他也不能说是没见过阮明玉,毕竟校内的论坛和一些晚会什么的,都不缺阮明玉的身影,可论坛和晚会上的校花,不都是高冷的么?

    收回好奇心,陈夏看向电脑面前的魏东。

    “老魏,你剧本改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要好了,你有空再帮我看一下呗,明天我准备再拿去给方老师看一眼,没问题的话我就回鞍城筹备了。”

    “吃饭回来再说吧,对了,你认识会皮影戏的人吗?”

    魏东一脸疑惑,“你找会皮影戏的人做什么?”

    “我拍短片要用。”

    魏东摇了摇头,“不认识,这事你最好问下天阳,他是燕京人,对这方面应该比较熟悉。”

    寝室里四个人,除了魏东和王津,还有一个后来留校任教的齐天阳。

    这可是个学霸级别的人物,本科读完读硕士,拿到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也算是他们这一届导演学院的一块门面了。

    不过齐天阳这会儿并不在学校。

    “晚上我打电话问下吧,看来还是天阳舒服呀,没毕业就进剧组了,毕业短片都不用操心的,也不知道张奇师兄的《救我》拍得怎么样了?”

    “你操那闲心做什么,先顾好你的毕业短片吧,对了,方老师怎么说的?”

    两人闲聊着朝食堂走去。

    《救我》这部电影或许没什么名气,但却是小宋嘉的大荧幕处女作。

    作为一部悬疑惊悚片,小宋嘉在电影里的表现可圈可点,才造就了后来她在圈里的青衣形象。

    饭后,陈夏给齐天阳打了过去,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个万事通,不仅把人给陈夏介绍得明明白白,还把电话给发了过来。

    “等会我跟周老师打个招呼,你直接过去就行了。周老师在文晶路那边有个小门面,你到了找不到的话直接给他打电话。”

    “那谢谢了天阳,等你回来我请你。”

    找到皮影戏的师傅,陈夏松了口气。

    虽然皮影戏的兽皮纸板跟玩偶有很大的区别,但至少有了个探讨的余地。

    不过明天要去的话,最好是拿着玩偶一道去。

    陈夏正准备问一下李若佳玩偶织得怎么样了,一个电话却又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