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七章 北影校花
    “陈小夏,你发这是什么鬼?”

    才走出教室,刚揣进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陈夏拿出来一看,才立马回复。

    “曲谱呀,我毕业短片要用来做配音,老姐你帮我把曲子录出来呗!”

    “你自己没手么,再说了你毕业短片关我什么事,老妈又不是没给你钱。”

    导演学院毕业短片的经费,大都是学生自己掏。

    “老妈给的是拍短片的钱,又没给我录配音的钱,你在歌舞团那么方便,帮个忙会死呀!”

    “陈小夏,你长脸了不是,怎么说话的?”

    “爱录不录,你不录我找别人去了!”

    陈夏才没理会字幕上的装腔作势,陈鸳是什么性子,他一清二楚。

    不过临了他还是发了一段录音过去。

    解决了配音和剧本,眼下就有拍摄场地和会皮影戏的老师傅没着落了。

    拍《舍与得》,陈夏没打算请摄影系的人帮忙。

    毕竟短片里的镜头语言,他跟方新华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找摄影师到时候拍不出他想要的效果,反而适得其反。

    场地准备好,到时候去找几个导演系的学弟帮忙布置下现场,也就差不多了。

    不过要在燕京找一个应景的拍摄地,却是个不小的问题……

    陈夏刚离开琴房没一会,琴房的管理员大妈就领着两个女生打开了琴房的大门。

    “谢谢了,林阿姨,我今天可能要多练一会,等下如果有其他同学也要练琴,麻烦林阿姨就先让他们用下其他的教师。”

    “文老师跟我说了的,你放心用吧!”

    两女生报以一笑,管理员大妈这才拉上了房门。

    进入琴房,两女生并没有急着去摆弄钢琴,而是整理起了钢琴从背包里拿出来的琴谱。

    “明玉,你真要去香江参加国际钢琴公开赛呀?”

    阮明玉点了点头,“年前不就跟你说了么,香江举办了那么多届国际钢琴公开赛,我老师一直都没去参加。这次主办方的人邀请到我老师,他又忙着新曲子的事情,所以就把名额让给我了。”

    “有个名家当老师就是好,连初赛都不用参加就可以直接去香江了。等你去参加公开赛的时候,要是也能像李师兄那样一曲成名,以后我就专门躲在后面给你伴奏就好了。”白小雨却是一脸的羡慕。

    “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李斯特纪念奖’国际钢琴公开赛汇聚国内外无数的钢琴名家,就算是刘教授那样享誉全球的钢琴名家,想要拿奖也没那么容易。我这次去,就是练一下舞台功底而已。”

    阮明玉口中的刘教授,正是国内著名钢琴家刘诗坤先生。而她本人,则是被西方媒体誉为“一个世纪只能出一到两个,真正能激动人心的天才钢琴家”孔祥冬的弟子。

    “连你就只能去锻炼下舞台经验,我们就只有在台下观望的份了。”

    阮明玉却笑了笑,“你主修的又不是钢琴,等哪天你成了大歌星,说不准我还要给你伴奏呢!”

    两人开着玩笑,整理好曲谱后,才来到三角钢琴面前。

    “明玉你负责弹就好了,录音的事交给我,不过老是用手机录,你能听得出节奏上的问题么?”

    “每一个钢琴家,都有着一双天使一般的耳朵!”

    “你厉害行了吧!”白小雨冲阮明玉翻了个白眼,随即配合着阮明玉把钢琴打开。

    可是才打开钢琴,一张16K的纸就从钢琴的前顶盖上滑了下来。

    白小雨一脸疑惑,“琴房怎么没人打扫,连顶盖上的东西都没收拾?”

    “可能是刚刚有人在这间琴房里练琴吧!”阮明玉说着,弯腰把落在地上的纸张捡起来准备丢掉,却被白小雨一把抢了过来。

    她匆匆扫了眼纸上的内容,玩味着道,“你猜这会不会是学院里的某些人想引起明玉你的注意,特意把琴谱留在钢琴上的,恐怕隔壁的琴房里也有这样的曲谱吧!”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阮明玉没在意,把琴谱放到谱架上,随后坐到钢琴前。

    没一会,琴房里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琴声。

    看着阮明玉在钢琴前全神贯注的弹着钢琴,白小雨突然无所事事起来。

    手机录音只要把录音软件打开就好了,远不像在录音室里那么麻烦,这首《第三钢琴协奏曲》她听阮明玉弹了好几遍,耳朵都听出老茧了。

    搬了张凳子坐到一边,白小雨拿出手机正准备玩一会小游戏,目光却落到了手里那张被写得花里胡哨的纸上。

    从纸上的布局不难看出,这就是一张琴谱,只是这张琴谱好像被改过了很多次,而且字迹又很潦草,看不太清而已。

    她虽然对钢琴没那么热衷,可却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对曲谱有着一定的认知。

    曲谱拿在手里,很容易就从一些清晰的字符上找到了曲谱的节奏。

    手指轻巧着手机,她仔细的感受着曲谱的音符,却因为阮明玉那边钢琴声打扰,一时间找不准音符与音符之间的节奏。

    好不容易等阮明玉弹完一遍,她才拿着曲谱来到了阮明玉身边。

    “明玉,你弹一下着这张曲谱试试看,这好像是首新的钢琴曲耶。”

    阮明玉一听是钢琴曲,再次接过曲谱。

    曲谱虽然看起来很乱,字迹也很潦草,但却很容易的看到那些被划掉的音符。

    “这好像是别人刚写出来的曲谱,你看这上面有好些音符都被划掉了,不知道是哪个老师的作品?”

    白小雨认同的点了点头,“原创钢琴曲,恐怕也只有你老师他们才有那个水平了,没想到我们学院里还藏着这样的人,你试着弹一遍我们听听看呗。”

    “这不好吧!”阮明玉面带犹豫,毕竟是别人的原创曲谱,没经过别人的同意擅自弹出来,被人知道就不好了。

    “有什么,这曲谱看样子只是其中的一段,又不是完整的,你弹一段就好了。”

    “那……好吧,我试一试。”

    她才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A4纸铺到谱架上,双手覆着琴键,试着弹了起来。

    可是等声音刚刚从钢琴里传出来,钢琴前的两人相互看着对方,顿时就傻眼了。

    “这琴谱的的节奏虽然很简单,但却有种很唯美的感觉。明玉,你觉得呢?”

    钢琴前的阮明玉点了点头,“是挺不错的,这曲子的节奏找得真好。”

    “快点,弹下去再听听看。”

    阮明玉也来了兴趣,盯着谱架上凌乱的曲谱,继续弹了起来。

    可没一会,阮明玉就在夏沫的陶醉中停了下来。

    “怎么不弹了?”

    阮明玉拿起曲谱,摊了摊手,“弹完了,曲谱太短了,这应该是写这首曲子的人不小心丢在这里的。”

    “可惜了,这么唯美的钢琴曲,也不知道是学院里的哪个老师写的?”

    阮明玉赞同的点了点头,“恐怕也只有大师级的钢琴家才能写出这么唯美的钢琴曲了,小雨,你去问下林阿姨刚刚使用琴房的是哪个老师,等下我们把曲谱还回去。”

    夏沫却不为所动,“你再弹一遍呗,弹好些,我要录下来,回去再仔细听听。”

    “这不好吧!”

    “有什么,快点啦,等会下课有人过来就不好了。”

    阮明玉这才又弹了一遍,这一次也比刚刚第一次就流畅了许多。

    她刚弹完夏沫就立马放起了手机里的录音。

    听着手机里的声音,阮明玉不由认真听了起来,琴谱虽说很简单,但谱出来的音符却很唯美。

    一遍听完,两人都不禁两眼放光。

    可阮明玉却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小雨,我们先把曲谱还回去吧,这曲谱一看就是刚写出来的,没准这会儿别人正着急着呢。”

    “你不会是想看看写这首曲子的人长什么样吧,难道我们的阮大校花动凡心了,但愿不是个老头子。”白小雨却没那么急,说着还双手合十开起玩笑来。

    媒体上对于北影校花的新闻从不间断,作为娱乐圈的人才培养基地,为娱乐圈输送了无数人才的北影,名声不必任何一家娱乐公司小。

    如果谁能顶着北影校花的名头出道,必然能获得无数媒体的青睐。

    北影校方虽然制止这方面的行为,但是在学生群体中,依旧存在着这样一个榜单。

    而自从阮明玉进校之后,这个榜单的头名就没有换过。

    以钢琴闻名的阮明玉身上,有着一股表演系女生都没有典雅气质。

    这才是令无数男生经常跑到琴房这边装13的原因。

    “你就贫吧!”阮明玉佯怒着,挥了一下小拳拳,才收起了谱架上的琴谱。

    两人走出琴房,找到琴房的管理员,可一问之下,两人却傻眼了。

    “林阿姨你是说刚刚用琴房的是外院的学生?”

    二人如何也没想到,这曲谱竟然是一个外院的学生写的。

    “我这里登记得有,等我拿给你们看一下!”管理员大妈点了点头,随即把手里的名册递了过去。

    “导演学院,陈夏?”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顿时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