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六章 穿越时空的思念
    导演学院里的师生关系相对简单,毕竟系里一年也就那么十来个学生,老师们对班上的学生都很熟悉,作为班导的方新华也就更了清楚了。

    所以当陈夏把这十来张分镜头剧本交到他手里的时候,方新华一点也没有客气。

    “你剧本呢,就这几张画稿,一句对话都没有,你怎么拍?”

    陈夏耷拉着头,“方老师,《舍与得》这个短片通篇都没有台词,所以我才拿分镜头剧本过来找你。”

    “短片故事很简单,两只针织玩偶在废弃了的小店里玩耍,小狐狸掉进水里,然后小恐龙就去救她。虽然没有台词,但我的本意就是想通过镜头语言将故事的氛围营造出来。”

    “短片的侧重点在于如何运用镜头语言来营造氛围,这也是我们以后走出学校之后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营造好氛围,能够把观众带进故事里,故事就成功一半了,所以我才打算通过这个短片好好的打磨一下这几年的所学。”

    陈夏没有据理力争,而是跟方新华绕了个弯。

    重生回来,尽管他的见识不比大不了他几岁的方新华少,但方新华班导的位置却对陈夏的将来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谁不喜欢听话的学生呢?

    方新华闻言,心里的不满一下子消退了许多,“你这么说倒是也说得过去,但就这几张纸上的内容,也太过单调了,你打算怎么拍?”

    陈夏解释道,“来之前我也去电影厂咨询了一下动画制作技术,本来我是打算用定格动画技术来做的,但那样成本太高。”

    “后来我才想到了我们的皮影戏,如果能用皮影戏的方式将两只玩偶的动作表现出来,那这个动画拍起来相对就简单了。”

    在陈夏看来,这应该不是太难的问题。

    原版的动画里,两只玩偶身上的动作本身就不多,只要找一个精通皮影戏的老师傅,操作起来应该不难。

    “你先去试试吧,你的分镜头剧本实在太少了,我也给不了你什么好的建议。趁现在离作品上交还有些时间,你先去试试,实在不行早点换其他的题材,像你之前拍的那个《扬州忆》就挺不错的。”

    “那谢谢方老师了,等回头我筹备好,需要借用设备的时候,再来麻烦方老师。”

    《扬州忆》虽说不错,但要拿奖还是差了些意思。

    《舍与得》光靠镜头语言营造出来的氛围,才是陈夏所要追求的效果。

    离开办公楼,陈夏没急着去催李若佳那边的玩偶,而是循着记忆里的路,来到了一个上辈子的北影没有的地方。

    在这个混乱的时空里,北影也发生了一些细枝末节的变化。

    就拿这时候他面前的音乐学院来说,就是上辈子的陈夏从未听说过的。

    上辈子的北影只专注于电影艺术的发展,可现在的北影却更像一所综合性的高端学府。

    《舍与得》如果不用定格动画来制作,就算他能够在镜头语言上表达得很完整,但终归会失色。

    这个短片想要拿奖,陈夏就必须得加重注码,这也是他来音乐学院的原因。

    不管上辈子这辈子,他在音乐上的造诣其实都不差。

    要不是为了舔姜柳,他的第一选择应该会和老姐一样,是与音乐相关的专业。

    走进音乐学院,一切都很新奇,正在上课的教室里,不时传来一两句美声那嘹亮的歌喉。

    陈夏来到走廊上,不时抬头看向门头上的指示牌,没多久就找到了琴房。

    这些琴房倒不是专供音乐学院的学生用的,只要琴房空着,拿着学生证找到琴房的管理员就能进去使用。

    听魏东说,这是学校为了方便学生全能方位发展才制定出来的规矩。

    而陈夏之所以趁着上课的时间过来,也是因为学校里总有一些喜欢装13的学生,一下课就会过来占着琴房。

    琴房的管理员是个中年妇女,陈夏出示了学生证后,管理员才打开琴房的大门。

    走进琴房,里面放着好几台钢琴,三角的、立式的都有。

    陈夏分不清好坏,就近找了一台,坐到钢琴面前,把早就准备好的谱子拿了出来。

    他本来是想把谱子直接给老姐的,但曲子毕竟是凭记忆写的,难免会忘掉一些东西。

    所以他才准备到琴房来找一找原版感觉,对一下谱子。

    陈夏的钢琴水平一般,考了个六级证书之后转修编导后就没再练下去,不过这会儿对一下曲谱是够用了。

    《舍与得》原版的配音陈夏记不太清了,他唯一记得的就只有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背景曲。

    陈夏原本是打算去网上找一找原版的音乐拿过来用,可没想到等他到网上一搜,却发现竟然很多经典的爱情背景曲都不存在。

    就拿他曲谱上这首《穿越时空的思念》来说,不仅音乐找不到,就连这首歌背后的故事《犬夜叉》都还没被高桥留美子写出来。

    时空的力量呐!

    陈夏在内疚一秒钟后,就毫不犹豫的把《穿越时空的思念》的钢琴谱写了下来。

    反正是小曰苯的东西,抄起来他没什么负罪感。

    《舍与得》这么一部极具爱情象征的短片,就当作是《穿越时空的思念》的MV了。

    不过话说回来,《舍与得》和《穿越时空的思念》到底谁更经典,就很难评估了。

    陈夏也憧憬着当《舍与得》换上《穿越时空的思念》的配音后,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轻触着琴键,熟悉了一下键位,陈夏弹了一段《初级练习曲》之后,才把曲谱铺开来。

    六级的钢琴水平,应付《穿越时空的思念》这种难度不大的钢琴曲来说不算难。

    难的是如何找准那些他记得不太清楚的音符。

    先是照着曲谱弹了一遍,陈夏才放慢节奏慢慢的听着每一个音符,察觉到有不对的,拿着笔就在曲谱上修改起来。

    音乐学院都在上课,琴房这边够安静,没什么人来打扰。

    琢磨了许久,一张纸被改得花里胡哨,陈夏最后试了一遍,才满意的站起身来。

    他没再弹,而是放起了手机上的录音,细细的品味着。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了,陈夏拿起曲谱,正想拍个照给老姐发过去。

    以他6级的钢琴水平,自己弹弹还行,想要弹出原版里的那种味道,还是差了一些。

    交到老姐那种专业人士手里效果就不一样了。

    可眼下的曲谱却被他改的跟鬼画符似的,恐怕也只有自己能认得清楚。

    陈夏立马从装分镜头剧本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白纸,伏在钢琴上就抄了起来。

    可曲谱才刚抄了一半多,房门就响了起来。

    陈夏回头看过去,琴房的管理员大妈正拎着一串钥匙站在门外。

    “下堂课是钢琴课,要用到琴房,你晚些时候再过来。”

    “哦哦,好的,我这里也忙完了,谢谢老师。”

    陈夏急匆匆抄完,拿出手机拍了个照之后,才收起东西急匆匆的离开了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