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爱情系导演 > 第三章 绅士和舔狗
    魏东一通介绍下来,让陈夏瞬间社死当场。

    等人坐下,陈夏才清楚三人的关系。

    一起来的男生叫余文博,后世在圈里根本叫不出名字。

    三人都是辽省人,在去年的老乡会上见过面。魏东虽然人长得一般,但却是个热心肠,一来二去也就渐渐熟悉了。

    “都别客气,想喝什么自己点,就一个毕业短片,我本来不打算找你们帮忙的,但合适角色的人我又认识得不多,也只好找你们这些老乡帮忙了。”

    魏东把菜单递给二人。

    “魏学长客气了,能有机会实践我们还巴不得呢。”李若佳腼腆笑着,接过菜单。

    魏东却尴尬的笑了笑,“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个毕业短片男主的戏份比较多,要不是刚刚听了你陈师兄的建议,你恐怕就只有两场戏。”

    的确,魏东这个戏的亮点都在男主身上,甚至都可以说是没有女主。

    加入女主的戏份,不过是为了和男主形成一个对比。

    “能出镜就已经很不错了,能演多少不重要,主要是学习一下拍戏的经验。”李若佳回答得很得体。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剧本可能还要缓几天才能给你们,刚刚你们陈师兄给我提了不少意见,还要整体修改一下。”

    两人这才把目光放到了陈夏身上。

    “其实问题方老师都指出来了,只是你没仔细去琢磨。你们就别管我了,正好聊一下剧本里的角色,我还得考虑考虑到底要拍什么。”

    处于社死状态,讨论的又是魏东的剧本,陈夏无所事事,索性端着咖啡起身走向吧台。

    这间音乐吧是他刚到北影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的。学校周边没什么好去处,所以这间环境不错音乐吧,就成了很多学生放松的地方。

    早上姜柳约他过来的,也就是这个地方,所以刚刚和魏东过来的时候,陈夏才有些抗拒。

    重回旧地,很多东西都没变。

    用竹篾围起的座位,明清风格的桌椅,吧台前的小喷泉,还有角落处已经没了弹唱歌手的空座位。

    陈夏来到吧台前,让服务员给续了一杯咖啡,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这一切。

    人都是有固有印象的,就拿李若佳来说,她在陈夏印象里更深刻的,还是林洛雪身上那种矫揉造作的渣女气质。

    眼下才进北影的小师妹,就显然太过青涩了。

    他刚刚回到这副年轻的身体里,记忆里的很多东西都太过于清晰。

    和姜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着如何去争取或是挽回,甚至在他没重生回来之前,整个人还在想着姜柳为什么要分手。

    这就是他分手后的状态,和上辈子没有一点的差别。

    如今再次体会这种感觉,陈夏就好像在品味一坛陈酿,没有喝咖啡时的那种苦涩,啼笑皆非的同时只会觉得唇齿留香。

    姜柳这块磨刀石,也磨掉了他身上的傻气,磨掉了他在感情相处中的很多棱角。

    撑着吧台,抿着咖啡,品味着青春的味道,陈夏想着毕业作品到底要拍什么,可耳边叮叮咚咚的泉水却让他安静不下来。

    他转身看向吧台边上的小喷泉。

    说是喷泉有些不恰当,里面应该只是一个小小的引水装置,池子里的水通过引水装置回流到顶端的竹筒里,叮咚作响。

    等竹筒里的水积到一定的重量,就会翘开竹筒边上的开关,然后“哗”的一声冲进下方的水池里。

    而水池旁边,长开了的发财树不知何时把叶子长到了水池里,被竹筒里的水一冲,竟然有种要被冲断的架势。

    这一幕让陈夏突然想起了一个奥斯卡短片,一个极具爱情象征意义的短片。

    池子里的叶子,就好像那只掉入水中的编制狐狸,只是眼下的音乐吧里没有那只奔向水池的小恐龙……

    那才是爱情最根本的样子,我们可以一起欢笑一起任性的丢石子,你若有难,哪怕耗尽余生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前往。

    回想起早上过来的时候,姜柳那多聊一会天都要逃避的样子,陈夏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有多么的不值得。曾经他就是那只小恐龙,可掉进水里的姜柳却似乎更喜欢水下的世界。

    站起身,走向水池,他伸手捞起发财树长到水中的叶子。

    叶子要是被冲断了,树应该会疼吧!

    他其实不怎么喜欢悲剧,但往往只有悲剧才能让人流连,如果小鳄鱼没有不顾身后的钉子冲过去,他也记不住这个故事。

    转过身,一口喝下大半杯咖啡,陈夏看向吧台里的服务员。

    “今天的歌手没来吗?”

    “还没到呢。”

    他本来想点首歌温养一下这种惆怅的氛围。

    “那能不能把吉他借我一下!”

    音乐吧里的顾客大都是北影的学生,也经常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你等下。”

    接过服务员手中的吉他,陈夏轻轻抚了抚琴弦,想了想才走向吧台对角那个无人的角落。

    重生回来,再次感受当初的感觉,陈夏却没再觉得像当初那么的遗憾。

    爱对了的叫做爱情,有遗憾的才是青春。

    曾经的青春既然已经逝去,不如做个绅士,好聚好散。

    坐到凳子上,他轻轻拨弄着吉他。

    “好久没见了,什么角色呢”

    “细心装扮着,白色衬衫的袖口是你送的”

    吉他的声音响起,安静的音乐吧里再次回到熟悉的氛围,人们没有过度的惊讶。

    可听到声音,当发现唱歌的人不是音乐吧里的常驻歌手,这时候才有人把目光望向角落里弹唱的身影上。

    “这里什么时候换歌手了,唱得还不错呢。”整个音乐吧里,人最多的要属那几个围在一起讨论着《红楼梦》的女生。

    从去年到现在,对于整个学校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荣信牵头举办的“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了。

    这个选秀一方面是针对全国艺校的考察,一方面也是为了接下来的最新版《红楼梦》选角,导致北影表演系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参与到了当中来。

    音乐吧里天天有什么在讨论什么“黛玉组”“宝钗组”,见怪不怪了。

    “好像也是咱们学校的吧,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就见他坐在那边,不过他唱的这是什么歌,好像没听过呢!”有女生解释道。

    “我也没听过,听起来还挺不错的。”

    “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有女生立马在手机上捣鼓起来。

    “网上怎么找不到,这不会是首新歌吧?”

    “小灿,先录下来再说,等会人家都唱完了。”

    ……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我想给你个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

    歌声继续着,离得较远的魏东三人也发现了角落里唱歌的陈夏。

    “没想到陈学长的歌唱得还挺不错的呢。”李若佳一脸好奇。

    魏东扭头看了眼,没怎么在意,“是唱得不错,平日里都在他前女友哪里唱了,这会刚分手,指不定正伤心着呢!”

    “魏学长,你这样说你室友,他知道了不好吧!”李若佳俏皮的翻着白眼。

    “有什么,当着他的面,我也照样说。”

    李若佳却仰着头疑惑的望向远方的角落,“对了,魏学长,陈学长唱的这是什么歌,怎么好像从来没听过的样子?”

    魏东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等他来了你问问他呗。”

    ……

    在老薛的歌中,《绅士》传唱度比不上《演员》和《刚刚好》这些,但相比起来,陈夏却更喜欢《绅士》和《动物世界》对爱情的刻画。

    《绅士》是分手后的念念不舍,《动物世界》是爱情世界里的现实描绘。

    老薛的歌对爱情的细腻描绘,是很多歌手都不具备的。

    对于导演来说,音乐也是影视作品必不可分的一部分,好的歌曲,往往能把创作者带进歌曲的世界里。

    《绅士》和《动物世界》里的故事对于擅长爱情戏的陈夏来说,都有着很致命的吸引力。

    “我忍不住从背后抱了一下”

    “尺度掌握在不能说想你啊”

    “你就当刚认识的绅士,闹了个笑话吧”

    唱着唱着,陈夏却突然觉得绅士这种生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多像舔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