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一世剑主 > 058:大丫鬟,想死而无汉
    京城一处九廊幽深别院,身着淡紫色衣裙的肖清漪坐在湖心亭中,她唇点胭脂等那人来尝,梳发簪青丝高盘露出洁如白玉的脖颈,峨眉淡扫,右手托着脸颊,左手轻抚安睡腿上的白猫,目光幽怨望着荷花池才露的尖尖角,皱眉闺怒道:“好端端的跑去浩然天下闹腾,把那里闹得鸡飞狗跳,你若来了京城,针对你的人就越多。罢了,多就多吧,出言不逊者暗中杀了便是。”

    现在肖清漪身旁的丫鬟抿嘴浅笑,小姐从白岩城回来之后,每每说出来作画练字,桌上平铺宣纸,墨也磨好了,可小姐就是不拿笔,摸着怀里取名“小叶子”的白猫发呆,哪里还有往日那般刁蛮胆大的影子。

    也不知是哪般的公子能让小姐如此爱慕。

    丫鬟放下徽墨,轻声道:“小姐又想姑爷了。姑爷也是,放着小姐独守空闺温香磨玉,自己却跑去青州地界的浩然天下作威作福,依奴婢来看,等姑爷回来,小姐便脱了衣衫侧卧软床,惩罚姑爷只能看,不能摸,半个时辰内不准上床。”

    “红泥,你要死啦。”肖清漪脸颊微红,抬起左手拍打在红泥的臀上,啪的一声,很是清脆,红泥的丰-臀一颤一颤,格外动人。

    红泥轻轻“啊”了一声,脸颊微红,笑着跳开。主仆两人平时便是如此打闹嬉笑,提词虎-狼,眼看的,手摸的,风情万种,胜过美丽画卷。

    肖清漪继续轻抚小叶子的柔顺毛发,看了眼红泥笑出声道:“红泥,今早徐大娘又在抱怨厨房的黄瓜丢了,你个小妮子一次就不能少拿一点,你看看你屋前的院子里,全是晾晒的毯子。”

    红泥顷刻间羞红了脸颊,从小跟在小姐身边,房中术了解的比那些画册上面记载的还多,也大胆了不少,和小姐独处时说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狼词,这也是她独得小姐宠爱的原因之一,出得厅堂,上得红床。

    红泥双腿紧闭,姿态扭捏,不依道:“小姐,那些晾晒的毯子只是换季时拿出来洗的。再说了,奴婢早就不吃黄瓜了,谁知道是府里哪个小丫鬟偷溜去厨房的…………”。红泥最后越说越小声,低下头摆弄衣角,见此模样,倒是有点不打自招的嫌疑。

    红泥可爱娇羞的模样,惹得肖清漪笑的花枝招展,胸脯跟着一抖,这一上一下颤巍巍的风情,直叫人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羡鸳鸯不羡仙。

    小叶子被惊醒,慵懒的喵了一声,往里面拱了拱,继续趴着睡。

    红泥跺了跺脚,嘟嘴吃味道:“小姐有了姑爷就忘了奴婢,以前小姐每晚都要奴婢陪着睡的。”

    肖清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脯,又抬头看了眼红泥动静不大的胸-脯,柔声道:“小妮子,平时让你多吃点,非不听,现在好了,一马平川。”

    红泥走近,轻轻扯着肖清漪的衣袖,摇晃身体嘟嘴拖长音道:“小姐……不是人人都如你一般,该长肉的地方使劲长,放眼整个王朝怕是也找不出一个能比得过小姐的女子。”

    那是!

    肖清漪有这个自信,回想起那晚秦佑年初见她衣衫掉落时目瞪口呆的模样,心中便稳操胜券。她不敢说艳压群芳,但和她同等姿色的女子没有一个如她一般胆大。

    俗话说男追女隔城墙,女追男隔层纱,这便是肖清漪能一举拿下秦佑年的根本。

    胆小的姑娘小姐听闻一点调-戏话语,便捂着面容跑开,只能饿着旱死空闺。胆大的则是莺歌燕舞,涝燕齐飞。

    多了解了解便知男人心思,当中更有胆大者,往日改今日,双管齐下三日功。

    肖清漪拉着红泥的手,劝说道:“你啊,孩子心性,李家二公子一直钟情于你,更扬言非你不娶。可你倒好,却没给过李家二公子好脸色看。我们女子容颜易逝,等人老珠黄时就真的没人要了,到那时,小妮子你可就真的死而无汉了。”

    死而无汉,

    那就死而无汉呗!

    红泥想了想,一双秋水眸子落在肖清漪绝美露出温柔笑容的侧脸上,竟浮现出了一丝爱慕,笑着说道:“奴婢这辈子就跟着小姐,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

    肖清漪偏头看着和她有相同遭遇,再活出不一样身世的红泥,叹息道:“你个小妮子,你就任性而为吧,不管你了,以后没男人要你可别怪我不给你许人家。”

    红泥喜上眉梢,重重的点了点头,拉着小姐的手蹦跳起来,之后双手提裙后退几步,在凉亭内摆出跳舞的姿势原地转圈,笑出贝齿问道:“小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奴婢好看吗?”。

    肖清漪美眸弯曲成一对好看的月牙儿,鼓掌道:“红泥最好看了。”

    任由红泥自顾自的高兴一阵,肖清漪起身把小叶子抱在怀里走到栏杆旁,眯眼远望。

    小叶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一个劲儿的伸腿挠爪子想下地跑两步,让肖清漪胸前一阵晃悠,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低头安抚道:“小叶子乖,等小男人回来了,你就帮我挠他,你可不能使劲,吓吓他就行了。”

    小叶子眨眨眼似乎听懂了,安静下来,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搭在肖清漪荡漾不凡的胸脯上,真是羡煞旁人了!

    高兴之后的红泥轻踩脚步站在小姐身后,柔声说道:“小姐,据死士传回的消息,内务府的大公公和锦衣卫的大都督悄然离京,不知去向。白淳风杀了朝廷左派不少人,太子不怒反喜,明日会在渊和宫宴请二殿下,白淳风,唐子书三人,靐公府没有丝毫动静。”

    肖清漪左手怀抱小叶子,也顺带托着自己的胸脯,右手轻抚小叶子的毛发,峨眉微微皱起,幽幽道:“鬼老七是靐公最忠实的鹰犬,靐公可以不在乎他招纳的那些江湖能人异士的性命,很显然鬼老七的作用更大。陛下一直在不觉寺还未回宫,靐公不会着急,反而静观其变。小杀神白淳风,怎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乱了分寸,露出马脚给太子拿捏?”

    红泥轻声道:“应该是二殿下等不了了吧。”

    肖清漪轻摇螓首道:“二殿下不是莽夫,比之太子还能忍,不会无故放矢,或许…………”

    肖清漪正轻抚小叶子毛发的手蓦然顿住,美眸闪过一道精光,似乎明悟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笑着说道:“红泥,你让青雉当面给白淳风带句话。”

    红泥睁大眼眸,欠身说道:“小姐,请吩咐。”

    肖清漪双手把小叶子举过头顶,笑着厉声道:“天道无常,恐大梦一场,谁敢打我找男人的注意,我灭了他九族!”

    “是,小姐。”

    红泥娇躯轻轻一颤,悄声退出湖心亭。

    官方吐槽:(唉,一章没写秦公子了,作者甚是想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