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锦鲤娇妻凶又甜 > 68老夫人去了
    清晨,院子里枝头上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叫早,仿佛在向人们报早,惹得叶楠楠从床上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一段熟悉的优美铃声响起,叶楠楠简单粗暴的揉了揉犯模糊的眼睛,按下了接通健。

    只听电话那头传过来一段嘈杂的哭声,“呜呜呜,呜呜呜…叶小姐…”

    这段哭声一下子就让叶楠楠清醒了过来,又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冯导演打来的,电话那头的这哭声犹如洪水猛兽,这可不是一个人的哭声,而是一大堆人在哭。

    叶楠楠有些愣住了,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一大堆人都在哭泣。

    “冯导演…您先不要哭,稳住自己的情绪,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叶楠楠试探着问道,心里忐忑,右眼皮子总在乱跳,感觉有坏事发生。

    冯导演尽量憋住了自己的泪水,哽咽道,“叶小姐,我妈走了…想让你来参加丧事…”

    听到了老夫人去世的消息后叶楠楠整个人都像垮掉了一般,眼睛睁大,充满了恐惧。

    而后叶楠楠难以置信的询问道:“怎么会呢?冯导演您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啊!老夫人才不会呢。”

    “接受现实吧,我怎么会拿我妈走了来开玩笑,九点,准时到殡仪馆来,我在这等你。”冯导演交代完后便挂断了电话,电话里只留下了一阵忙音。

    叶楠楠看着通话记录始终不敢相信老夫人竟然这么快就走了,仿佛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而交给她的财产还就在前几天,人说没就没了。

    叶楠楠抬头望去,发现苏墨正站在房间门口,身体依靠着门框边,正看着自己。

    “你也知道了?老夫人她…今天走了…”叶楠楠问道。

    “那时,给老太太诊断的时候,就已经料定老太太没有多长时间了,那时候还没有和冯导演说老太太的情况已经是无力回天了。”苏墨解释道。

    “那现在对于冯导演来说一定是太突然了,肯定备受打击。”叶楠楠垂眸,对老夫人表示可惜,对冯导演的惋惜。

    苏墨拿起一旁挂在衣架上的黑色衣服往叶楠楠的床上一撇,说道:“你快起来吧,收拾一下,我先去热车,随后我们一起去殡仪馆。”

    叶楠楠点了点头,苏墨便转身离开,随手帮着叶楠楠关上了房间门。

    叶楠楠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在梳妆台前化上了淡淡的妆,随后背着黑包来到了楼下。

    一辆玛莎拉蒂缓缓停在了叶楠楠的面前,而叶楠楠却不知这是苏墨的车,还在东张西望的观察苏墨。

    苏墨静静的看着叶楠楠眼神错过玛莎拉蒂,苏墨摇下了车窗,按了几下喇叭,然而却遭到了叶楠楠的怒视。

    叶楠楠觉得这跑车还怎么就在自己跟前晃悠,叶楠楠便自觉的往旁边靠拢,给玛莎拉蒂让出来一个位置。

    然而玛莎拉蒂却又重新停到了叶楠楠的面前,叶楠楠觉得苏墨肯定是骑着电车或者是比亚迪之类的车来,根本没有想到苏墨还会有玛莎拉蒂。

    叶楠楠觉得玛莎拉蒂的车主黏人,很不耐烦的喊道:“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你在缠着我,我可要找保安了!”

    叶楠楠往车窗里望去,和自己对视的正是苏墨本人,叶楠楠惊讶了,没想到玛莎拉蒂的车主竟然是苏墨。

    “苏医生?苏墨?这车怎么会是你的啊?”叶楠楠惊讶的嘴巴张的很大,指着玛莎拉蒂问道。

    “怎么?我还不能开玛莎拉蒂了?不是讲究人人平等吗?”苏墨反问道。

    这一问却把叶楠楠给问蒙圈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道:“这……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墨看到叶楠楠一边解释一边双手连连摇摆,这一副慌张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兔子,极为可爱。

    苏墨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说道:“好了,赶紧上来吧,在不上来,可要赶不上丧礼了。”

    叶楠楠明白,于是开了车门便坐了上来,叶楠楠从未感受过如此柔软的车垫,就是座位有些不舒适。

    而此时,一阵清新的幽香味飘到了叶楠楠的嗅觉上,叶楠楠顿时忘记了一切烦恼。

    叶楠楠向左撇去,看着苏墨今天也是依旧的温文尔雅,心里的一头小鹿又开始乱撞了起来。

    苏墨停下来等待红绿灯,向叶楠楠看去,没想到叶楠楠慌乱的看向了车窗外,完全不敢和苏墨对视。

    苏墨嘴角露出一邪魅,慢慢的靠近叶楠楠,叶楠楠被吓了一跳,双手紧忙抱在胸前,“你,你要干什么?”

    苏墨笑了笑,拿起安全带给叶楠楠系上,重新把好方向盘,说道,“我就是给你系上安全带,保护好你的安全。”

    原来是系安全带……

    叶楠楠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脸上已经是红起了一大片,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敏感,还会反应苏墨想要对自己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在叶楠楠纠结了一路后,不知不觉就到达了殡仪馆处,叶楠楠看到了门外门内都堆满了人,各个神情严肃。

    “苏墨,我们走吧,他们都在那。”叶楠楠指着殡仪馆说道。

    苏墨点了点头,拔下车钥匙,和叶楠楠进入到了殡仪馆的院子内。

    在院子里都能够听到屋子里哭泣的声音,苏墨和叶楠楠一齐来到了屋内,发现冯导演正跪在老太太的遗像前大哭。

    “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啊!刚找到您,您就走了,您怎么可以抛下孩儿离开啊!娘!”

    这一哭声令在场的所有人心酸,哭的是惊天地泣鬼神,冯导演的朋友上前拍了拍冯导演的肩膀,沉默式安慰着。

    叶楠楠此时也跪到了遗像前,磕了三个头后,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在心里说道:奶奶,我已经把您当成了我的奶奶,希望您一路走好,前往极乐世界……

    叶楠楠说着,眼角默默地流下了两行眼泪,而一旁的冯导演仍旧还在大哭。

    “娘!你知道孩儿这一路来找的您多苦吗?我才刚找到母爱,您怎么就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