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锦鲤娇妻凶又甜 > 39第一次牵手
    苏墨轻点了点头,便随着老爷子走上了楼梯间,他的余光扫到妇人,就见那妇人立马换上另一副嘴脸,就像是有天大的喜事一样,拿起镜子照,在脸上胡乱拍打着红粉。

    苏墨走上二层便隐隐约约瞧见躺在床上那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老夫人。

    床头前还挂着一瓶葡萄糖,苏墨知道老夫人现在连进食也只能靠着葡萄糖,问题很严重。

    他打开药箱准备拿出血氧仪,发现自己的血氧仪可能拉在了华府。

    苏墨簇了下眉头,如果没有血氧仪就很难判断出老夫人身体的真实状态。

    “老爷子,还请等我一下,我需要准备一下东西。”苏墨脸色沉重让老爷子等人好奇。

    老爷子本想让下人们去准备,但还没来得及开口,苏墨就独自来到了一侧的空房内,熟悉的拨打出一个号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拨了出去。

    就这个时候,叶楠楠的手机正在换衣间的衣服兜里,根本没有听见,苏墨只听见一次次电话里的忙音,思绪飘远,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过了几分钟,叶楠楠正好拍完戏回到换衣室,她拿出手机就见到一大串的红色来电显示,这让叶楠楠的心提紧了一下。

    刚想要拨回去,就见到苏墨的来电显示,叶楠楠好奇苏墨究竟有什么急事会打这么多的电话。

    刚一接通,苏墨就像是得到了救赎一般,连忙开口。

    “叶楠楠……你在家吗?”

    “苏先生,你有什么急事吗?我刚拍完戏,刚刚没有看手机。”

    “能麻烦你帮我把放在客厅桌子上的血氧仪还有旁边袋子里的消毒手套送到素霞别墅区吗?还有不要打开袋子,防止污染。”

    叶楠楠知道苏墨所用的手套不是普通的东西,都是从海外淘回来的精品再加上消毒过无数遍的。

    如果苏墨没有了这些东西,那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给你送过去,你先不要着急。”

    叶楠楠放下了手中的剧本就疯狂骑着电动车回到了家中,寻找到了苏墨要的东西。

    叶楠楠查看着地址很快就来到了素霞别墅区内,在保镖的带领下找到了苏墨所在地。

    叶楠楠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苏墨的面前,将东西交给了苏墨。

    “谢谢。”苏墨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嘴角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被叶楠楠眼尖地捕捉到了,叶楠楠也朝他一笑。

    随后苏墨戴上了白色手套拿出血氧仪,夹在老夫人的手指上。

    然后他开始查看老夫人是否还有意识存在,但是没想到在老夫人睁开眼睛的一霎那像疯了一样想要攻击老爷子。

    老爷子紧张地后退了几步,老夫人这才安分下来,用憎恨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瞪着老爷子,仿佛有着天大的怨恨一般。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苏墨在老夫人的眼前晃了晃手,想要尝试和老夫人沟通。

    没想到老夫人却一直都在盯着退到门口的老爷子不移,眼睛一眨也不眨,苏墨忽然间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

    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前停下,老爷子额头上隐约还有些许汗珠,这一幕都被苏墨放在了眼里。

    “苏墨医生,我老伴她到底如何了?还有救吗?”老爷子用着冰冷的语气吐出了这几个字。

    明明做为夫妻应该是百日恩,在天原作比翼鸟,在地原作连理枝才对,但老爷子的反应倒像是期盼他老伴上天一样。

    “难道你希望你的老伴没救吗?”叶楠楠有些不解,开口问道。

    苏墨沉默,没做出任何回应,直接将门给关上锁了起来,老爷子等人被关在了门口。

    保镖错愕的指着紧关上的门,“老爷,这……需要我们……”她心里想着要不要踹开,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老爷子就抬起手来示意保镖们不得采取行动。

    苏墨转过身来就见到老夫人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流下了两行浊泪,他虽然不知道老夫人为什么而伤心,但是能感觉到她的悲凉意境。

    “老夫人,我除了会西医家里也祖传中医,我现在帮你施针,可以让你短暂能够说出话来。”

    苏墨想着一进门就见到一个扑上怀的妇人,连老爷子的态度都不一样。

    老夫人见到老爷子这么激动,一定是有事情想要告诉苏墨。

    苏墨打开医药箱,拿出了针卷袋铺平在床头柜上,里面装着大大小小的银针。

    紧接着,苏墨取出一根根银针扎在了老夫人的穴位上面,老夫人顿时感觉到被火灼烧的感觉。

    随后,苏墨拿出了一神秘的小瓶子,里面装满了许多药物,均匀的涂抹在老夫人的穴位附近的位置上面。

    老夫人感觉好像有百针游走在体内各处一般,接着她一口黑血吐喷了出来,苏墨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脸。

    叶楠楠见势直接挡在了苏墨的身前,老夫人喷到床单地板上甚至叶楠楠的衣服上面都是。

    等苏墨反应过来以后,他看到自己身上纤尘不染,而叶楠楠挡在自己的身前,满身都是血迹,正对着他笑。

    喷出血后,老夫人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天能够恢复健康的身体。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任何东西都比健康重要,认为自己不怕死,而经历这么一遭,她感觉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健康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你真是神医啊!神医,就这么两下就把我给治好了…”老夫人一把握住了苏墨和叶楠楠的手,眼中含着感恩的泪珠。

    老夫人将苏墨和叶楠楠的手叠交在一起,二人感受到对方手指尖的温度,突然空气中凝固了这种奇妙的气氛。

    “老人家,你身体这张状态保持不了多久,以后还要吃药好好调理,最好去我们医院做一个全面检查。”

    苏墨说着将自己的手从老太太和叶楠楠的手中抽了出来,到一旁开了几副药的单子,摆在床头柜上。

    叶楠楠也抽出了手,脸上莫名泛起了层层红晕,叶楠楠感觉自己内心竟然有一些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