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二十九章 周瑜的试探计谋
    透过众将隐隐约约的缝隙,刘封看到一个年纪在三旬上下,脸色白皙,眼睛甚是好看的吴军将领正端坐在将案之前,手里还持着一枝令箭。

    这人,原来就是周瑜?

    面相上看,是个美男子,年龄上看,算作是中年帅哥一类,至于能力,仅瞧了一眼,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刘封对周瑜四维能力多加猜测之时,这一场军议的高潮终于到来。

    “韩当、周泰,何在?”周瑜一按锦案,手中拿起一枚令箭,喝问道。

    “末将在!”众将之中,两个魁梧的吴军将领踏步而出,齐声应答。

    “汝二人,各领水军千人,乘舟泛于三江口至夏口江面,护佑江上水道安全。若遇原荆州蔡瑁、张允等部人马,击破之。”

    “末将领都督令。”韩、周二人领令急急下去。

    “甘宁何在?”周瑜又喝道。

    “末将在此。”甘宁刚才还颓废失望的脸上露出阵阵喜意,用力一抖身体,袍上的毦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让吴军诸将听了,心里一阵烦乱。

    “你部主要任务,逆江而上,前出至夏口以西的赤壁一带,察探地形人情,道路河汊等行军要事,必须一一探明,不得稍有差驰。”

    “都督放心,我甘兴霸久居荆江,赤壁那里的情况,没有不知道的。”甘宁傲然的点头,领了将令而出。

    “啐,要不是都督看重,某定教甘兴霸好看。”在刘封的左侧,一员小将面露不忿,低声朝甘宁的背影啐了一口。

    刘封还在思索这小将是何人,吕蒙已经一把凑了过来,扯过那小将对刘封说道:“凌统,凌公绩,某之军中袍泽,元通以后有暇,可多多亲近。”

    凌统,这可是吴军中的后起之秀。

    要不是得病早卒,吕蒙之后,东吴的大都督很有可能落到凌统身上。

    “原来是凌操凌将军之子,封早有倾慕,改日有缘,我们相邀一聚。”刘封对凌统一抱拳,施礼道。

    凌操在征讨黄祖之时,被甘宁一箭射死,两人有杀父之仇,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周瑜点将出征,第一个先锋任务启用韩当、周泰二员宿将,让渴望已久的江东众将心中稍安,第二个任务则交到甘宁手里,让这个被孤立的刺头将领又心中感恩,仅就这一点协调内部矛盾的能力,就能看出,周瑜治军能力非同寻常。

    .......

    一个接一个的吴将领令离去,就连刚刚认识的凌统也接令走了,不一会儿,刘封发现,本来挤得满满的吴军将领已经渐渐没剩下几个人。

    刘封和吕蒙的身前,再无遮挡之人。

    “刘封刘元通,吕蒙吕子明,何在?”周瑜忽然一声叫喝,喊出了刘封和吕蒙的名字。

    “末将在。”吕蒙激动的大步上前,抱拳应道。

    “末将刘封,在!”刘封愣了一下,最后一个“在”字勉强应和而出,他不是吴军将领,自然也不是周瑜的部下,也不知这位周大都督叫自己名字所谓何来。

    “刘封,吕蒙,你二人是发现孙辅、刘晔图谋的功臣,本大都督再给你们一个重要的任务,点齐一千柴桑郡兵,前往浔阳江上迎战孙辅、刘晔、费栈等乱军。”

    “记住,此战只许败,不许胜,可听明白了。”周瑜凤目含煞,盯着刘封、吕蒙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喝令道。

    啥!

    只许败不许胜。

    刘封心里已然明了,周瑜这是要他和吕蒙当诱饵,把孙辅、费栈等乱军从上缭山里给引出来,然后在鄱阳湖一带的开阔江面上进行包围歼灭。

    诱饵不是好当的。

    败仗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太假的话,孙辅、刘晔会看出端睨,太真的话,这号令不一,兵力又是一比五的悬殊劣势,一个操作不当,那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刘封脸色难看的跟着吕蒙去校场点兵,这个时候,厉害的队伍早被各部吴将给要走了,剩给他和吕蒙的估计只剩下了歪瓜裂枣。

    也不知周瑜哪只眼睛开“天眼”了,认为他一个客将,能够胜任这等危险性很高的任务。

    在吕蒙把千余县兵点齐的同时,刘封都在忐忑不安的思索,看着这一群刚刚扔了农具的乌合之众,刘封心中终于恍然大悟。

    “周瑜这一招着实高明又阴险,吕蒙名气不彰,只是吴军的中下级将校,且没有独领一军,胜败不影响什么,而关键是刘封........。”

    “刘封拥有刘备的义子身份,又是长坂坡独挡曹军数万的英雄,居然在一次清剿山越宗贼的小战事中打了败仗,这不仅不会损伤吴军的士气,还会大大削弱刘备军的士气。”

    “此消彼长,等到孙刘正式结盟时,周瑜就能抛出刘封不能战的事例,把战场上的大功都划到吴军将领那里。”

    周瑜这看似无招胜有招的布置,让刘封一时不察,差一点就着道了。

    暗暗庆幸的刘封,对周瑜的手段又是佩服又是气愤,曹操二十余万大军压境,周瑜却还有心思搞这些不上台面的小动作,心胸还是狭窄了些。

    怪不得在历史上周瑜早早的就病亡了,箭伤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估计还是气郁于胸,排解不能而死。

    “元通,这诱敌的任务,我二人接下了,但究竟怎么打,不知你可有什么章法?”吕蒙殷勤的来到刘封跟前,脸上露出学生求教老师的求知欲,问询道。

    刘封看了一眼这位日后开窍的“阿蒙”,心中警觉连连,吕蒙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一类人,现在看起来一口一个元通叫的亲热,但安不知他是不是周瑜安插到自己身边的“间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