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二十三章 吕蒙吕子明
    “元通,绩本以为汝乃一绝世勇将,却不想汝还是精于辩术的智士,今晚吾在城中酒肆邀三、五好友相聚,汝可一定要来。”

    陆绩一出厅堂,即将刘封拉扯到一旁,兴奋不已的诉说起来。

    刘封有些哭笑不得,他刚才进厅堂内,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进去的,等虞翻一声质问下来,刘封沉浸于心底的诡辩技能就冒了出来。

    这随机应变的反应,自然不是天生的,而是来自于后世网络上互喷贴子的经验积累。

    但凡混过一些专业级的军史论坛的人都知道,互喷最重要的就是抓住对手一点疏忽,就揪住不放,穷追猛打,同时,还要先声夺人,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刚才,刘封运用的就是这一套路。

    虞翻以败仗奚落刘备,看似高明,实际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古往今来,打过败仗的可不只是刘备一人,而是有太多的将领,其中不乏名将。

    而刘封所举的例子则更绝,孙坚和孙策,分别是孙权的老子和兄长,这还怎么辩,虞翻虽然名字中有“翻”字,但却再难从刘封的话语中翻身过来。

    陆绩要请客,刘封正要找机会与江东诸豪相识,自然不会拒绝。

    等诸葛亮舌辩一天回驿馆休息之后,刘封告过假,即在陆绩派来的仆从引路下,来到位于柴桑城中的浸月亭赴约。

    陆绩已经早早的在门口等候,进了席间,刘封看到还有三人已经在陪,二人是和陆绩一样的文士,一人则穿着甲袍,显然是个吴军将校。

    “顾邵顾孝则,孙将军幕府左司马顾雍之子,吾之外甥,博览群书,江东之名士也。”

    “周循周子山,庐江周氏子弟,周大都督之长子。”

    “吕蒙吕子明,孙将军帐下横野中郎将,昔日为孙讨逆之别部司马,今日元通为讨逆张目,子明闻之,有意见面一叙!”

    刘封听陆绩介绍三人,心中惊讶万分,陆绩早逝,这三人也都是短命之人,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三人中,顾邵、周循虽有名望,才具出众,但因早亡,没有什么出众的事略,唯最后一人吕蒙,却是让刘封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吕子明白衣渡江、关羽大意失荆州。

    这一段历史,但凡对三国感兴趣的人都知晓,而吕蒙正是让关羽最后败亡的关键人物。

    白天刚刚干完虞翻,晚上又迎来吕蒙。

    刘封神色不变,这没什么,江东纵算是龙潭虎穴,他刘封也有勇气闯上一闯。

    更何况,眼前的吕蒙还没有成长起来,还处于阿蒙的阶段,不用过多在意,留个心眼应对就行了。

    简短的介绍之后,四人分宾主落座。

    陆绩是主人,刘封是客人,其他三人作陪。

    吕蒙、顾劭、周循三人,从能力来讲,这个排列由高到低,从背景来讲,又是从低到高。刘封也没有厚此薄彼,因为吕蒙名气响,而冷落了顾劭、周循。

    畅谈间,顾劭、周循都对刘封白天的辩论表示惊奇,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把怪枪手虞翻给驳倒的人,那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吕蒙则没有对舌辩多问什么,相反,他询问的更多的是长坂坡之战中,曹军表现出来的真实战斗力,还有刘封这个当事人对曹军将领能力的评价。

    吴下阿蒙果然善于学习,刘封一边回答吕蒙的提问,一边也有意识的打探起江东水军的情况来。

    赤壁之战,周瑜之所以能够以弱胜强,打败强大的曹操,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东吴拥有一支绝对实力超群的水军。

    这支水军在年初的时候,刚刚将黄祖、苏飞两个老对手解决掉,连现在刘备驻军的夏口也被吴军一度攻占。

    吕蒙是攻打黄祖的先锋,其麾下凌统、冯则两将勇猛无比,而周循之父周瑜则是统率江东水军的都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战略,都出自周瑜之手。

    对于刘封表现出的热情的羡慕,吕蒙和周循都感到很自豪,他们没有想到,刘封远在荆州北部的新野,还会对吴军攻打夏口一战给予关注。

    “子明兄,你部先登,能够一战登上龟山,当真是神勇之至,他日若有幸,封见到凌、冯两位将军,当举杯为他们贺!”

    凌统和冯则,吕蒙麾下的猛将,凌统不用介绍了,而黄祖的首级就是被冯则给一刀剁下来的。

    “子山兄,周大都督风流倜傥,又有经天纬地之才能,小弟佩服之至,他日若是有幸,能追随大都督征战沙场,则此生足矣。”

    “还有孝则兄,我羡慕你呀,听说你已经和孙讨逆的女儿成亲了,这是虎女配凤雏呀,你们顾家要发达了。”

    吹捧人,侃大山谁不会,刘封有两辈子的知识,纵算都只是半瓶子,也够他在这几个面前吹嘘的了。

    顾劭是个秉性温和的人,有江东驽牛之称,与荆州庞统也是好友,听刘封语气中有羡慕之意,自嘲一笑道:“元通呀,你还没娶亲吧,这妻子还是要性情相合,彼此体谅才能长久,这孙家女与吾顾家.....,唉,不说了。”

    刘封一怔,顾劭这话加上脸上无奈的神情,已经明摆着了,他夫妻不睦,怪不得顾劭诺大的名望,却早早的病死了,看来家庭失和是主因。

    “孝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好男儿志在四方,拘束于一隅之地,只会让你心情烦闷,实在憋闷的时候,就出来走走,要是到荆州来,我刘元通陪你三天三夜,游遍楚地山川,再泛舟于云梦大泽,看这日升日落,潮来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