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二十一章 怀橘陆郎
    刘封怀着美好的心情休息一晚,第二天天明时分,鲁肃来到馆驿相见诸葛亮,言孙权让诸葛亮今日先与江东文武辩论一番,等说服众人之后,再行升堂议事。

    刘封一听这话,心里就打起了鼓,碧眼紫髯儿好大的架子,谱也摆得太大了点,要知道孙刘结盟共抗曹操,不仅是刘备的需要,也是孙权的需要。

    一路之上,鲁肃还特意关照:“孔明,等会见到众人,切切不可说曹操兵多将广,江东力弱不能御之。”

    诸葛亮淡笑回应:“子敬你放心,亮会随机应变,绝不会误了联盟的大事。”

    刘封瞧了诸葛亮三言二语忽悠住了鲁肃,不由得为鲁肃默哀一分钟,子敬真老实人也。

    三人到了柴桑的署阁,也就是议事的大厅,那里早就有张昭、顾雍、张纮、秦松等江东文武二十余人,穿着峨冠博带,整衣端坐等着了。

    弱国无外交。

    建安十三年的这个冬天,对兵败不久的刘备来说,是最为艰难的光景。

    而在江东群豪看来,诸葛亮是一个有求于江东的弱小势力的代表,他们这些人可以高高在上,用怜悯的目光来狠狠的嘲讽于他。

    刘封心中不由得为“半个老师”诸葛亮担心起来,因为这一场“舌战群儒”的辩论实在太艰巨了。

    诸葛亮微抬着头,羽扇使劲一摆,施施然奔赴属于他的“战场”。

    刘封目送诸葛亮进入厅堂,心中万分佩服,这等敌有千军万马,吾自一人御之的孤胆豪情,不仅仅是在战场上,在外交层面也是一样悲壮。

    立于廊下,深秋江南的寒风吹来,让人顿生冷意。

    刘封听着厅堂内诸葛亮忽尔高亢,忽尔低沉的声音,又听得江东众人如乌鸦般“呱呱”的争辩声,心潮起伏不能平静。

    归根结底,还是老爹刘备不是真正的荆州之主,大败之后实力不足受人质疑,让江东这些孙权部下瞧不起呐。

    诸葛亮那里,刘封暂时帮不上忙,他的身份是随军将校,在外守卫是正职,未得允许进去和江东的一般文臣谋士争辩,那是要被轰出来的。

    “汝可是左将军义子,刘小将军,某吴郡陆绩陆公纪,有事求教?”正在刘封心绪乱纷纷时,从堂中走出一个二十岁左右、面容颇为清瘦的跛脚年轻人,看见刘封即相问起来。

    “陆绩,这名字有些熟悉,这不是怀橘陆郎吗?他不在厅堂内辩论,找我干嘛?”刘封稍一愣神,点头承认自己就是刘封本人。

    刘封听闻陆绩,除了成语之外,还是后世参观过苏州文庙的廉石,从陈列的书籍中知晓陆绩当郁林太守时的清正事略。

    “刘小将军勿要怪罪,方才孔明先生在辩论中言,小将军曾单枪匹马搏杀于数万曹军之中,不仅安然回返,而且还救出了众多的刘备军家眷,不知可有此事?”陆绩拱了拱手,一摇一晃来到刘封跟前问道。

    这陆绩好象有“躄疾”,腿有点残疾,走路会一瘸一拐。

    刘封见陆绩有些站不稳,上前扶住说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陆绩见刘封没有瞧不起自己有腿疾,心中顿生好感,又见刘封相貌英武眼神炯炯,年纪还要比自已小了二岁,更觉此人不凡,遂连声称赞起来。

    刘封心里高兴,脸上强自镇定,被人吹捧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比如现在,刘封就觉得,自已脸上开始发热起来。

    长坂坡突围这件事,经过刘备、诸葛亮等人的有意渲染,刘备军上下几乎人人皆知,就连曹操那边也已风闻,江东这边迟早也会知晓。

    此次舌辩江东,必然会有人提及刘备军败于当阳,计穷于夏口,区区千余溃卒,安能敌百万曹操大军,而刘封正是破解这一问的关键人物。

    “小将军与绩年纪相仿,绩长二岁,就斗胆为兄,元通贤弟,趁着厅堂内热闹的功夫,你且与吾说说,长坂坡时如何杀退曹军人马,带着一众家眷脱困的?”

    陆绩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三言二语就拉近了与刘封的距离,他之所以对长坂坡之事感兴趣,主要还是因为陆氏宗族曾经的被困遭遇。

    陆绩之父陆康,曾是庐江郡太守,后来孙策奉袁术之命攻打庐江,两年被围期间,陆氏宗族伤亡惨重。

    陆康病逝,长兄陆儁战死于城陷之日,陆绩被陆逊带回吴郡,算是勉强的活了下来,孙、陆两族之间的仇怨难解。

    有这一段的惨痛经历,陆绩对身陷重围却能凭自已本事杀出来的刘封佩服之至。

    有江东名士主动接近攀谈,刘封自然不会拒绝。

    “元通,绩有一族侄,平素亦喜兵事,如今在会稽郡征讨山贼大帅潘临,若是有缘,绩与你引见一番。”陆绩一番攀谈之后,对刘封直接称呼表字,处处显示出亲密无间的意思。

    刘封听到这话,心念却是一动,追问道:“公纪兄所说的族侄,可是陆逊陆伯言?”

    陆绩点头道:“正是伯言,想不到元通也听说过他,绩和你说啊,伯言虽为吾侄,但却年长吾六岁,平素.........。”

    靠着陆逊这个未曾谋会的江东名将作为引头,刘封和陆绩越谈越是投机。

    陆绩这人天文方面甚有研究,曾经制作古代天象浑天图,而刘封有后世的知识积累,对天下星宿分布,银河、北斗七星等等也都知晓一二。

    正在陆绩和刘封说话间,厅堂内又有一人走出,未等脚步迈出门槛,即大声叫喊起来:“刘封可在,刘元通可在,某会稽虞仲翔,今邀汝入厅堂舌辩?可敢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