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十二章 伯兄,你处事不公
    行走约大半日之后,刘封见四周山势渐渐陡峭,树木也越发的浓密,估摸着应该是到了隆中地界。

    雾霭中,忽然有人在轻声交谈,刘封仔细听了听,其中一人是夏侯氏,另一个也是女声,说话又快又急,看样子也是个爽利人。

    等刘封寻声到前面,看到夏侯氏正和一个身量和她差不多高,穿着淡青色宽裙衣袖的女子在说话。

    “可是皇叔义子,刘小将军,这隆中房舍简陋,饮食也是粗茶淡饭,还请多多包涵。”

    说话这女子年纪在二十三、四岁上下,修长的眉毛,秋水般的眸子,白皙的脖颈,站在当面,一种强烈的自信从容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这女子若是猜测不差的话,应该就是诸葛亮夫人黄月英了。

    诸葛亮年纪有二十七岁,比黄月英要年长四岁左右,就汉代来说,两个人都是在合适的年龄段碰上合适的人。

    门弟大致相当,经人介绍相亲后结识,成亲后琴瑟相合,比翼齐飞,甚是羡杀众人。

    相比夏侯氏的锋芒毕露,黄月英让人觉得就如水一般温润如玉,怪不得能慑服诸葛亮那样的人物。

    面对女中诸葛,刘封不敢怠慢,深施一礼道:“封见过诸葛夫人,此番吾父在长坂坡接战失利,军中家眷和老弱不得已避祸隆中,实在多有讨扰,有失礼之处,还请夫人多多包涵,封别无他求,但凡有一口吃的,有一处茅屋住着就好,我们绝不会嫌弃。”

    义子也是儿子。

    刘封又是这一支老弱妇孺中唯一的成年男丁,出面代表刘备作一表态也是理所当然。

    “小将军这般会说话,将来不知会便宜了哪家的女子?”黄月英听刘封这么一说,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接到夏侯氏率众家小要来隆中的消息,黄月英就开始准备起来,夏侯氏是她在新野时交好的闺中密友,糜氏、胡氏虽然不是很亲密,但也相处不错。

    其他的关银屏、张苞、关兴、刘月刘兰等一干家小也好安排,唯一让黄月英头疼的,就是刘封这个已成年的刘备义子。

    数月前,她接到夫君诸葛亮的书信,其中提到刘封,诸葛亮用了“刚猛”两个字来形容,而现在见到真人,黄月英发现刘封相貌英武,举止却甚有礼貌,与夫君信中描述并不一样。

    “想不到夫君以卧龙自诩,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黄月英心中暗想,等哪一天再见到诸葛亮,她可要好好的说道一番,切切不可以貌取人。

    这一时,诸葛亮正在汉津渡口率水军接应刘备,忽然感到鼻子一痒,不自禁的大大打了一个喷啑。

    刘封一行在黄月英的接应下进入隆中。

    步行了约一个多时辰后,终于来到诸葛庐所在的位置。

    这里位于梁父岩下,宅东有田,曰躬耕地;西面有山,曰乐山,南面有台,曰观星台,北面临水,即沔水,屋前还有井,深五丈,曰葛井。

    以刘封的眼光来看,这里确实是一处幽静又形胜的所在,再辅以隆中周围古木苍翠,每日清晨在此读书隐居,确实让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一众老弱幼小在隆中安顿下来,刘封正想着如何开口辞行,他一个军中将校,躲在隆中算什么事。

    “伯兄,你处事不公平,我张苞不服。”

    “伯兄,你处事不公,我关兴不服。”

    张苞、关兴两个熊孩子忽然从茅屋外面快跑过来,小脸紧绷绷的跑到刘封跟前,严肃的说道。

    什么?

    我刘封处事不公,怎么回事?

    张苞、关兴两小见刘封还不知道“问题”的重要性,气得哇哇大叫起来。

    “伯兄,邓....邓艾兄弟说,他手里的战刀是伯兄赠予他的,我和兴弟比他更熟,为什么他有,我们没有。”

    张苞手指向茅屋外面邓艾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伯兄太偏心,为什么邓艾有,我和苞哥没有。”关兴跺着脚,也是气愤的对着刘封叫喊道。

    啊!

    这真是........。

    刘封万万没想到,一把环首刀会引发一场无端冤案。

    想来是邓艾拿出了刘封送的战刀,被张苞和关兴发现,一问之下竟然是伯兄刘封所赠,这还得了,伯兄这分别是亲外人,疏兄弟,真是太不仗义了。

    自诩是刘封跟屁虫的两小气不到一处来,这才有了跑到刘封跟前诉苦的情形。

    “好了,你们两个别演戏了,来来.....,一人一把,都拿着,记得,别四处张扬,被人发现了。”

    刘封无奈摇头苦笑,只得把行囊打开,取出二把从曹军处缴获的环首刀,交到张苞、关兴手里。

    “多谢伯兄,嘿嘿哈哈!”张苞激动的小脸通红,挥刀大叫起来。

    “苞哥,快走,我们再与邓艾较量一回,看看谁更厉害。”关兴也是兴奋的一拉张苞,两个熊孩子一溜烟的跑没了身影。

    这........。

    刘封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教育和提示一番这两个蜀汉二代注意别刺伤人。

    他还想提醒张苞,骑马爬山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千万别掉进涧里,提醒关兴,要多多注意身体,别自以为年轻就不知珍惜。

    唉,以后再说吧!

    他们两个还小,等他们再长大些,再教他们一些紧急避险的常识。

    这么一想,刘封忽然感到压力山大,蜀汉二代目凋零,他要做带头大哥,就先要保全关、张、赵、马、黄这五虎上将的子嗣,真是太难了。

    “伯兄,小妹有一不请之请.......。”

    就在刘封做着大哥之梦时,小妹刘兰怯生生的跑了进来,拉扯住刘封的衣袖乞求起来。

    刘封一瞧刘兰的神情,就知道或是张苞、关兴没保守住秘密,或是邓艾这结巴小子为了讨好未来老婆,出卖了自己。

    “小妹,伯兄这里有两枝步摇,你和大妹一个一枝。”刘封从曹军赠送的大礼包中取出两件饰物递给刘兰。

    送一个是送,送两个也是送,刘封已经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