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七章 老刘不管女儿,我刘封管
    “驾,驾驾!”

    刘封与糜氏乘车觅了小道前行。

    有赵云冲杀在前,本来朝着村舍围拢过来的曹军人马也被吸引过去不少,刘封和糜夫人驾车行出村舍三里,才始遇上一波打着火把的曹军队伍。

    为首一员曹将,操着一柄开山大斧,背后将旗上书着“淳于”两个字,随军小校身边的驮马上,还绑缚着两个被俘的哀哀少女。

    “封儿且停下,那马上的缚童,好像是月儿和兰儿?”糜氏眼尖,悄悄扫了下俘虏之人,就认出了是谁。

    刘封寻声看去,正见稍大一点的刘月微抬起臻首,用哀哀乞怜的眼神看向自己。

    刘月和刘兰被这曹将给俘虏了?

    刘封愁眉不展,现在带着糜夫人,自身都难保,又如何救人?

    忽然,对面那员一脸络缌胡须的曹将突然大声呼喝起来:“前面可是丞相帐下督夏侯恩将军,末将伏波将军夏侯惇麾下偏将淳于导,领令追杀刘备军家眷于此。”

    淳于导,这姓氏倒是少见。

    在刘封的印象里,汉末大将军何进帐下,西园八校尉中最为废柴的一个,就是姓淳于的,这厮后来投奔了袁绍。

    官渡袁曹大战,淳于琼受命驻扎乌巢粮仓,但却贪杯误事,结果被人妻老曹奇袭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袁绍十余万大军因缺粮而溃败。

    刘封脸色稍霁,淳于琼是个草包,属于别人越混越好,他越混越差的那种,按演义上说,这淳于导也是被赵云一枪挑了的龙套,真实武力估计不会太强。

    想到这里,刘封信心又鼓了起来,装模作样的举起青釭剑,哑着嗓子应和道:“原来是淳于将军当面,某在叔父那里听到过将军威名。”

    夏侯惇是夏侯恩的族叔,面前这曹将估计是看着刘封身量和夏侯恩相差不大,青釭剑的辩识度又很高,天色昏暗下认错人也是正常。

    “小将军这是何往?”淳于导好奇心起,问道。

    刘封长长叹息一声,支吾说道:“唉,方才不期与刘备军将领赵云赵子龙遭遇,那厮枪法太过厉害,某不是对手,幸有麾下众将士拼死力战,才始保全性命。淳于将军当真英雄了得,竟有勇气与那赵子龙一战?”

    刘封身边只有糜夫人一假卒,还有旁骑上一曹军死卒,要说打了胜仗,淳于导估计也不信。

    人的名,树的影。

    淳于导一听赵云的名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早年跟随大哥淳于琼投入袁绍军中,曾与公孙瓒所部白马义从交手过,这赵云当时就是白马义从中的骁将,淳于导又岂能不知。

    就在不久前,淳于导还听到传信军卒告知,敌将赵云一人一骑独闯曹营,连杀焦触、张南、钟缙、钟绅等数员曹将,就连号称河北四庭柱的张郃也不是赵云的对手。

    “哈哈哈,赵云,不过是某之手下败将也。某家这就迎将上去,替夏侯兄弟报失利之仇,对了,这马背之上所缚的两幼女,据逃民供述乃是刘备的女儿,是真是假尚不得知,一事不烦二主,就辛苦夏侯兄弟帮忙押送到丞相那里吧。”

    淳于导朗声大叫一声,提起开山大斧就带着一众从骑呼啸而走,瞧其着急的样子,哪里是去寻赵云邀战,分明是吓得赶紧跑路。

    人要有自知之明。

    赵云这等无敌猛将,岂是他淳于导能抵挡的。

    三十六计,当然是走为上策。

    带着刘备的女儿逃跑,根本就提不起速度,留给夏侯恩又能收一个顺手人情,何乐而不为。

    刘封没想到,搬出赵云这个大神,就生生吓退了淳于导,糜氏见曹军散去,连忙朝着驽马驮着的刘月、刘兰低喊起来。

    ”多谢伯兄相救!“刘月惊喜交加说道,她本来已经认命,被曹军所掳的下场虽然凄惨,但总好过一死。

    “月儿,兰儿受苦了。”刘封赶紧上前,把刘月、刘兰身上绳索解开,又把曹军死卒从马上推下。

    两女合骑一马,身量娇小的她们重量和一成年将卒差不太多。

    刘封的队伍又壮大了,人数由二人扩充为四人,拖累从糜夫人一个,增加到三个。

    刘封感到,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倍增。

    ”伯兄,我和妹妹被掳时,夏侯叔母带着关家银屏妹妹、兴弟,还有张家苞弟、阿彩小妹子逃往了鹿门山,他们现在可能还没走远......。“

    行走一小会后,大妹刘月向刘封说了一个新情况。

    相比慌张失措的妹妹刘兰,刘月显然更加镇定一些。

    刘封闻言一惊,夏侯氏是张飞的夫人,也是夏侯渊的侄女,她竟然也失散在乱军之中,而从刘月的叙述来看,和夏侯夫人一起的,还有关银屏、关兴、张苞等蜀汉年轻一代后辈。

    蜀汉最有希望的二代目,都在夏侯夫人身边,这是最为幸运的事情。

    不管是历史还是演义,都没有提到,长坂坡之战时,关羽、张飞家眷的行踪,但从刘备一家子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情形来看,夏侯氏带着一众家小能够奇迹般的躲过追杀,实在令人感到无比惊异。

    这个时候,赵云一军已被冲散,连刘备家眷都没能力保护,不可能再有力量去保护关、张两人家小,夏侯氏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单单只是运气吗?或许还是另外的原因。”刘封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张飞的夫人夏侯涓真实身份很敏感,曹军这次统兵追杀的将领曹纯,与夏侯渊、夏侯惇关系密切,也有可能在追杀时会对夏侯氏等人网开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