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蜀汉我做主 > 第五章 常山赵子龙
    “你们两个,到门口看着,等乃公好好的享受之后,再让给你们享用。”曹军什长心头一阵火热,急急解衣卸甲。

    这等富贵大族人家的女子,他平时远远看上一眼都不成,现在却可以无所顾忌的好好享受一番,这一趟追杀刘备军也是值了。

    糜氏羞愤难当,俏颜花容失色,临死之前还要遭受凌辱,这是她绝对不能忍受的。

    “等等,妾身乃大汉皇叔、左将军、豫州牧刘备夫人,这幼儿乃是大汉贵胄、皇叔之子,汝等要是胡来,日后必遭天遣。”糜氏强自镇定的厉声喝斥道。

    临危之下,她的心中反而镇定了下来,既然无法幸免,那就借着刘备皇叔的身份震慑这些曹军乱兵,要是能吓唬住对方,阿斗的性命、自已的清白都能保全。

    曹军什长闻言一怔,讥笑道:“你这贱人是刘备的夫人?那我还是大汉的皇帝呢,还有这傻儿,要是刘备的儿子,我王字倒过来写?”

    说罢,急色的王姓曹军什长不由分说,作势朝着糜氏扑了过去。

    王字倒过来写,还是王。

    这曹军无赖子早先是盗寇出身,对刘备、曹操的名字没有什么畏惧,犹自不管不顾的脱卸铠甲。

    “贼子,你别过来?”糜氏一边绝望呼喊,一边努力的撑起身子,将阿斗小小的身体保护在臂弯处。

    她想要一头撞在断墙上寻死,但眼眸一瞥见阿斗吮着手指的小嘴,心又软了下来。

    死,糜氏并不惧怕,但她死了,阿斗怎么办?

    这可是刘备唯一的骨血。

    想到这里,糜氏又犹豫起来。

    “哈哈哈,美人莫怕,只要你让老子快活了,这小儿的性命,也不是不能留下。”曹军什长哈哈大笑朝着糜氏一下扑了过来。

    阿斗被曹军乱卒的叫喊声惊吓,胖乎乎的小手一阵乱抓,嘴里哇哇哇哭闹的声音更加的响亮。

    ——

    刘封在邓艾的指点下,骑马直冲废舍,刚一接近就听到阿斗响亮的哭叫声,这声音正好给他指引了方向。

    在门口负责望风的两个曹军小卒屁股朝着外面,正自伸长了脖子,偷窥什长如何办事,作为还没有尝过腥的稚儿,他们急需要一点实战演练的经验。

    刘封从马上下来,持着青釭剑悄然靠近,近战肉搏剑比刀要有用的多。

    “曹贼竟敢欺凌吾母?”

    听到糜氏惊惶失措的呼喊,刘封心中大怒,青釭剑朝着两贼的脖颈处一划,两颗人头就“卟嗵嗵”的滚落到了荒草之中。

    这人头刚一滚落草丛,一条野狗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下咬住头颅的下巴,滋溜一声就不见了踪迹。

    刘封飞起两脚将无头尸体踢开,刚才急色脱下绔裤的曹军什长已经听到后面动静,手忙脚乱的想要转身撕杀。

    却不想这曹贼一愣神的功夫,其腰间的制式刀被糜氏抓了个正着。

    糜家商贾大族出身,糜竺、糜芳在徐州时,就延请了拳脚力士教习武艺。糜氏的身手比不上强壮男子,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呛啷!”

    短刀出鞘,糜氏情急之下,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朝曹军什长下腹部猛的一捅,刀尖立时穿透了没有铠甲防护的躯体。

    “啊!痛啊!”

    曹军什长疼得大呼起来,身体摇晃着在地上翻滚,不一会儿,地上已是殷红一片。

    刘封一脚踏在曹军什长的脑门上,用力一挤压,即将其眼珠子给挤爆了出来,这人“呜呜呜”的呻吟了几下,即抽搐着不再动弹。

    “母亲可安好,封来迟了?”刘封抢步上前,来不及避嫌扶住糜氏惊吓欲倒的娇躯。从糜氏的衣衫来看,除了沾了些污渍外,没有不整的情况,刘封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本来还想着要如何才能安全救出糜夫人,这会见糜氏双手持刀,竟然将企图污辱自己的曹军将校给反杀了,这倒让刘封对糜氏刮目相看起来。

    糜氏好一阵才始回过神来,待认出是义子刘封之后,不住的喃喃自语道:“封儿,我杀人了,杀人了,我不是真想杀他........。”

    糜氏刚才凭着一股子锐气,反杀了疏忽大意的曹军小校,等刀捅进对方身体,她的力气就快要没了,随后弥漫四溢的血腥之气,更让她喘不过气来。

    正在说话间,断墙外面一个洪亮有力的声音响起:“里面可是夫人和小少主,常山赵云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呃。

    赵云这么快就来了。

    刘封在喜悦之余,也有些郁闷。

    看来没有自己出现,赵云也能赶得及相救阿斗,唯一的区别就是糜夫人没有被曹军羞辱。

    刘封寻声迎出,却见一员银甲战袍的高大将领擒着一杆银枪,威风凛凛的站在当面,其面容沉峻倜傥,浓眉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端是气宇轩昂。

    “小侄刘封拜见子龙将军!”刘封连忙拱手施礼道。

    赵云一怔,他没想到在断墙内除了糜夫人和阿斗外,还有一人,仔细打量却发现是主公刘备新收的义子刘封,心中不由疑惑起来。

    “小将军不是跟随在主公身边吗?何故身在此处?”赵云问道。

    刘封胸有成竹的淡淡一笑,从容解释道:“回告子龙将军,小侄在护送父亲过了长坂桥后,即回转寻找失散的将校和属僚,元直先生的母亲、宪和先生均已被小侄救出,已经抵达长坂桥南,小侄复返寻找时,正遇上母亲受困,将军到来之前,封刚刚杀散曹军乱卒,正要与母亲脱身南行。”

    赵云听刘封这么一说,心中疑虑尽去。

    他这一路上,也是连续遭遇数员曹军猛将,其中最为厉害的,就是前刘表军大将文聘文仲业,文聘此人单挑能力不及赵云,但统帅能力出众,在他的指挥下,赵云手底下的百余辎重兵卒几乎损失殆尽。

    两军混战,将领的个人武力虽然重要,但全面的统帅能力更加重要。

    糜氏这时抱着阿斗扶门而出,瞧见赵云之后,面露喜色说道:“子龙将军也来了,这下子阿斗终于有救了,妾受伤不良于行,今将阿斗托付于将军,望将军奋勇杀敌,保护此子突出重围,得见父面。”

    赵云高超的本领、还有白马义从旧部的声望,让糜夫人心生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