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故乡的梧桐树 > 初来校园
    学校是一排排瓦房,学生人少,就分成了三个班,一到二年纪一个班,三到四年纪一个班,五到六年纪一个班。

    珊珊在云玲旁边班,云玲读二年级,珊珊比云玲高一个年级。刚来的时候云玲操着四川口音,她只认识珊珊一个人,其他同学知道她是外地的,都不爱跟她玩,还笑她浓重四川口音。

    云玲有些伤心,上体育课别人都组队跳绳,打球,但她就没有人叫她,她孤单的坐在操场旁的花坛上。她发现还有一个同学也跟她一样落单,她坐在离云玲不远的花坛上玩瓦片。这个同学叫丹丹,她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天已经很冷了,大家都穿上了棉袄,只有丹丹穿着一件毛衣,还有一双掉了皮的运动鞋在那里微微发抖。云玲坐到她旁边:“丹丹,你穿那么少不冷嘛。”

    “不冷,我身体好着了。”

    “丹丹,我们一起去跳绳吧。”

    “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玩吗,同学们都离我远远的。”丹丹一脸沮丧。把瓦片扔到了花坛里。

    “当然愿意呀,我也一个人,以后我们就一起玩。”

    丹丹笑的像一朵花一样灿烂,两人蹦蹦跳跳的去拿了绳。丹丹一口气跳了400多个。

    “丹丹,你真厉害,跳的真多。”

    丹丹腼腆的说:“今天发挥的好,以前可跳不了那么多。”

    丹丹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年纪大了,有点糊涂了。不知道天气,经常跟丹丹乱穿衣,热天穿毛衣,冬天穿短袖也是不少见的。

    同学们都觉得丹丹很奇怪,而且夏天的时候丹丹头上还会长虱子。同学了都嫌她不讲卫生。都离她远远的。还叫丹丹臭皮蛋。

    “你怎么跟丹丹一起玩,大家都说她身上很臭,一年都不洗澡,身上到处都是虱子。”同桌小丽悄悄的跟云玲说。

    “没有呀,丹丹说现在她自己经常洗澡,不会长虱子了”。

    “咦,能洗干净嘛”小丽鄙夷的看了一下丹丹。“你和她一起玩,你也会变得跟她一样臭的。”

    “才不会的”。

    “她妈还是个疯子,她也会发疯的,我妈都不让我跟她一起玩。”

    “你乱说,她才不是疯子了。”云玲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把头扭在一边不跟小丽说话,她想尽管自己被孤立,但丹丹比她还可怜。

    云玲和丹丹成了好朋友,丹丹很善良,她会争着打扫教室卫生,帮老师拿东西,收作业,学校除草她总是最勤快的。老师们都觉得丹丹是个很乖的孩子。丹丹成绩一直都是学校全年级第一名,她上课做作业都是最认真的。

    时间久了,云玲知道了丹丹身世,她母亲有精神疾病,在她两岁的时候就跑丢了,父亲为了养家就跟同乡的人南下广州打工,可是过了不久就没有音讯。同乡的说“:刚开始他们都在同一家食品厂里干活,老板以一些不合理的由头克扣了丹丹父亲一笔工钱。丹丹父亲就跟管理人争论,还打起来了。后来他就从员工宿舍搬走了,大家就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丹丹父亲已经六年没有一点消息,村里人都说丹丹父亲要么被骗去传销出不来,要么就是死了。丹丹坚信父亲肯定还活着,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回家。

    队里给丹丹家里申请了低保,学校知道她家困难,也免了她的学费,生活费。丹丹很感谢老校长,要不是老校长一遍一遍去说服奶奶让她读书,还给她免学费生活费,她是读不了书的。她在家耽搁了两年,现在十岁才读二年级,所以她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丹丹回家后要割草喂猪喂羊,还有一群鸡鸭,再加上低保,全靠这些维持生计。忙完了快九点多了才写作业,然后睡觉,第二天天不亮就要喂牲口。喂完了才去学校。

    奶奶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身体也不好,她只能做些轻松的家务活,种点庄稼,农忙时候,领居家都会过来帮忙。

    丹丹还有个姑姑据说嫁的很远,连生了三个女儿,在婆家不受待见,也不经常过来看她们。

    学校食堂是两个中年妇女,一个很胖,一个很瘦。瘦阿姨打菜总是手抖,菜也打的少。胖阿姨就很大方,打很多菜,吃不饱还可以加菜。大家都喜欢胖阿姨。瘦阿姨跟胖阿姨轮流着给学生们打菜。

    不管胖阿姨瘦阿姨,对家里贫困的学生都会打很多。经常丹丹碗里堆满了菜,同学们都觉得阿姨们偏心。丹丹只吃饭和素菜,肉菜她都装回去,她想给奶奶吃,奶奶身体不好需要补充营养。丹丹希望奶奶长命百岁。一直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