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故乡的梧桐树 > 好朋友
    云顶村有四五十户农户,她们靠种地,做短工,小生意为生。转眼间,云玲已经八岁了。云玲住的院子旁边的苹果树挂满了果子。云玲喜欢在这颗苹果树下和邻居家的珊珊一起玩,珊珊比她大一岁。她们经常结伴上学放学。珊珊活泼好动,胆子很大,她经常带着云玲在村子里乱跑。

    珊珊剪着一头短发,脸经常脏脏的。她穿着不大合身的衣服,这些衣服都是她哥哥穿过的,她很瘦,一到春夏天就打着光脚到处跑,性格跟个男孩似的大大咧咧的。

    “玲玲,快看,这树上有个鸟窝,我们上去掏下来”。

    “这么高,我害怕,要上去你上去。”

    “胆小鬼,看我的。”

    珊珊双腿叉着树,用手抱着树干,速度很快往上爬,像只灵活的猴子。她露出得意的笑容望着云玲。“”玲玲快上来呀。”

    “我不上来,里面有鸟蛋嘛?”

    “有呀,好几个了”

    珊珊拿了一个又放回去了,“这鸟蛋太小了,还没有敷出小鸟了,等老鸟敷出小鸟,再捉小鸟玩。”

    她迅速的爬下来。然后她拉着云玲往大路上跑,“我们去哪里呀?”

    “我听说平安村晚上有唱歌演杂技的。”

    “你怎么知道?”

    “我同学告诉我的。”

    “平安村远不远呀?”

    “不算远,走路半个多小时。”

    “那么远,回来太晚了我妈会骂我的。”

    “怕什么,有我在了。”

    “珊珊我不想去。”

    “玲玲,你就陪我去吧,听说有变魔术的,可好玩了。”

    珊珊哪管云玲愿不愿意呀,拉着云玲跑了好远,云玲架不住珊珊的热情“我陪你去,你跑慢点,我快累死了。”云玲喘着大气,额头起了汗珠。

    “玲玲最好了,下次我把家里的薄荷糖给你吃。”

    “你还藏着薄荷糖了。”

    “嘻嘻,我舅舅昨天给我的,今天忘了带给你。我舅舅要去外地打工了,过来看我们。”

    “哼,以后有好吃的可别忘了我。”

    “我们是好朋友,我肯定记着你。”

    两个人迈着欢快的步子,唱着童谣朝夕阳的方向走去。

    平安村前有个大坝子,平时有什么红白喜事大家都喜欢在这个大坝子,宽敞明亮,可以放下一百张桌子。

    坝子中间搭了个简易的舞台,下面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云玲和珊珊的个头太矮了,在外面根本看不见。珊珊拉着云玲使劲往里面挤。终于挤到了里面,珊珊看到了她同学站在一张凳子上,便拉着云玲一起挤在凳子上。

    “总算看见了,太挤了。”珊珊被挤的气喘吁吁。

    台上一个打扮漂亮的女人正在唱歌。她窗着一身粉色的纱裙,上面绣满了小花朵,头上带着头纱,画着粉艳的妆。

    “玲玲,这个姐姐真好看。”

    “我也觉得,我好喜欢她穿的裙子,就像公主穿的一样。”云玲眨着眼睛,羡慕的说到。

    “玲玲,等我们长大了一起穿这样漂亮的裙子。”

    “好呀,好呀”两个小女孩相对而笑。

    “我爱我的祖国,

    我亲我的祖国,

    亲你用我最暖的心窝。

    我爱我的祖国

    我亲我的祖国

    爱你是我一生的牵挂。”

    歌声热烈而真诚。划破了平时宁静的小山村。下面传来阵阵掌声。

    接下来一个带着帽子穿着燕尾服的男人上台了,他粘着八字胡,拿着一跟手杖。他走着滑稽的步伐,一上台就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他先拿出一张红布,上下摇两下,突然变出一只鸽子。然后又一只鸽子。两只鸽子关在笼子里,红布一遮,手势一打,鸽子消失了。下面的村民都觉得很神奇,连连叫好。

    “太神奇了,玲玲。”珊珊兴奋的拉着云玲。“我没骗你吧,真的有魔术。”

    云玲嘟嘟嘴说“:好嘛,下次别让我晚上陪你乱跑了,这次回去我妈肯定骂死我的。”

    “不就是挨骂嘛,我都习惯了。”

    云玲轻轻叹了口气。

    接下来大变活人、叠罗汉、扇子舞,台下掌声不断。珊珊更是手舞足蹈,开心极了。

    弯弯的月亮爬上了天空,表演结束了。珊珊和云玲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夜晚风不停的吹,她们走了大路又往小路走,小路有一段路没有人家,路很黑,云玲很害怕。她拉着珊珊的衣服:“前面有很多坟墓,我害怕。”“没事的,我们走快点,前面不远就是隔壁村庄了,我们快到家了,”

    “珊珊,都怪你,为什么走小路了”

    “小路近嘛,不要害怕,有我在了,鬼都怕我。”

    珊珊和云玲走到坟墓附近,周围的草动了一下,听见叽叽叽老鼠一样的声音,然后又是鸟叫声,伴随着噗嗤噗嗤的拍翅膀的声音。声音很空洞。吓的珊珊和云玲拔腿就跑,看到有人家了才停了下来。

    云玲和珊珊到家了,云玲母亲急得眼泪出来了:“大晚上的,你跑哪里去了,我和你陈叔叔把周围都找遍了,还以为你被人贩子拐走了。”

    “妈妈,我错了,我和珊珊去平安村看表演了。”

    “又是那个毛孩子,不听话,这么晚,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母亲很生气,顺手拿了衣架狠狠打云玲的屁股“以后晚上不准到处跑,不听话打断你的腿。”

    “妈妈,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云玲哭着回应着。她眼泪哗哗直流。母亲很少打云玲。云玲知道这次她们太任性了。过了好久云玲才停止了哭声。枕头都打湿了,她摸了摸自己打红了的屁股。想着明天不理珊珊了,都怪她。过了好久才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