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3 大房找茬
    田福贵是个男人,这些女人之间的争吵他不好出手,可是眼见田娇娇居然和她媳妇干起来,他只有出声帮自己媳妇解决问题。

    “田娇娇,你在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奶奶,你是不是想造反?”便宜奶奶用手抚在胸口手看,看上去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时则用余光不停地打量着突然变聪明的孙女儿。

    田娇娇还想反驳的时候,田福贵见自己老娘难受,他心疼老娘直接给了她一个巴掌,痛得她立马放开了抓着大伯娘的手。

    空气顿时凝固起来,只有“啪”一声的手掌打在脸上的清脆响声。

    “你竟然打我?”她眼睛顿时红了,从小到大,她亲身爹娘都没动她一个手指头,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便宜大伯居然敢打她?

    “我跟你拼了。”她随手拉起一根木棍,直接往田福贵身上招呼,谁知道田富贵力气大直接把她手中的木棍折断了。

    “小丫头片子,还想和我动手,你爹都不干。”田大贵以绝对力量占据了优势。

    田富贵轻轻一个摔手,田娇娇立马趴在地上,燕子见状连忙过去用身体挡在她身上,“不许欺负我姐姐。”

    她虽然身上摔得痛,可是看见燕子扑过来的样子还是很感动,这丫头,没白疼。

    “燕子,你起来。”她让燕子站在一边,自己缓缓站了起来。

    趁着田福贵拉扯着自己媳妇的时候,猛然发起攻势,直接把在散打的时候学的看家本领全部使了出来。

    一记左勾拳,再一记右勾拳,最后再来一个擒拿手,轻轻松松把田福贵撂倒在地。

    “别以为我韩清宜吃素的,不,我田娇娇可不是好惹的。”她学着李小龙的经典动作,嘴里发出“阿达,阿达”的叫声,最后用手捏了捏鼻子。

    她一时间把自己的本名说了出来,还好场面混乱,没有人注意她说的话。

    田福贵躺在地上痛得直打滚,老大媳妇赶忙去搀扶他,一边搀扶一边喊着:“打人了,傻子打人了,快来人啊,傻子打人了。”

    “来燕子,坐下吃饭,别理他们。”

    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便宜爹娘是什么态度,反正她肚子饿了,拉着燕子坐下来就要开吃。

    田大贵本来也想上前教训教训自己的闺女,替哥哥出气,可是眼见闺女这么厉害,他也怂了。

    “哎呀,你这死丫头,怎么把你大伯打了,哎呀,你这死丫头,真不听话。”

    他也只是在口头上说说,做做样子,不敢真的上前去管教田娇娇,一边赶紧和嫂嫂一起把田福贵扶了起来。

    “走,回家。”田福贵从牙里崩出这么一句,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暴揍一顿,眼前的肉他也没兴趣了。

    打不过就要认输,走之前,他恶狠狠地看了看田娇娇。老大媳妇虽然不愿意,还想找个公道,可是自己男人都被打成这样了,她也没有法子,只是放下一句狠话,便扶着自己男人回家了。

    便宜奶奶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哪个丫头片子能一个大男人打倒在地,这颠覆了她人生几十年的认知。

    “娘,去把初阳喊过来,不用在厨房里端着碗吃。”

    “至于奶奶,既然来了就吃点吧。”对着老人,她还是做不到太绝情。

    “哎,哎,好。”便宜奶奶连忙应声,这孙女,她打不过。

    “爹,你也坐下来吃啊,愣着干什么。”田大贵也是小瞧了自己闺女,如今见过她的战斗力后也不敢太强势。

    “坐吧,坐吧,春花,去把阳丫头喊过来。”他无奈地看了看田娇娇,算是彻底服气。

    牛春花得到丈夫的许可,这才把二闺女喊了出来。

    这时,田初墨悄悄走到她的身边,“大姐,你真厉害!”

    她听到后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发:“快吃饭吧,不然饭凉了。”

    经历了刚才的一番打斗,一家人都保持了沉默,饭桌上只有吞咽的声音。

    田初阳早就盯着这肉了,一口饭也不吃,猛地往嘴里塞肉。

    “你这丫头,怎么一直吃肉,这大米饭多么难得吃一回,你要是不吃,就去吃昨天剩下的馍馍。”

    牛春花看着二闺女的样子有些生气了,一口接一口,眼见着墨儿都没吃几口。

    燕子听到这话也不敢多夹肉,只是闷头扒米饭,这白白的米饭多香啊,她长这么大也没吃过几回。

    她见燕子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心疼坏了,连忙扒了几块大肥肉夹到她的碗里。

    “谢谢姐姐。”她小声的说道。

    “快吃吧,以后多的是,别怕吃不着。”

    牛春花眼见那几块最大的肥肉落入燕子的碗里,虽然她心生不满,但是还是忍了,谁让燕子有她大闺女这个靠山,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故意咳嗽几声。

    “娘,不舒服就去看大夫,别吃饭的时候咳嗽。”她懂牛春花的用意,但是不想任由她发展重男轻女的思想。

    儿子女儿不都是你的孩子吗?

    牛春花红了脸,没想到自己还被自己的闺女给说了一道。

    接着她又夹了几筷子肉放到田初阳碗里:“二妹,吃吧,大姐以后会经常买肉回来。”

    田初阳愣了一下,没想到大姐还会给她夹肉,毕竟以前她对傻大姐最不好了,老是欺负她,还抢她的衣服穿。

    “嗯,我知道了。”她闷闷地回了一句。

    田初阳由于被娘责骂了,只敢一小口,又一小口的吃肉,用门牙截一节,舌头卷给老牙,嚼啊嚼,嚼成烂沫,再由舌根输送至喉咙,慢慢咽下。

    田大贵则是狼吞虎咽,滋味都没有尝出来就使劲往嘴里塞,嘴里肚子里都装满了油水,这一顿午饭,他满意极了。

    而田娇娇则是嫌弃这肥肉太油腻了,尽量捡着瘦肉吃,油水足的肥肉全部留给其他人。

    接着又夹了一大筷子的苋菜,这才开始细嚼慢咽。

    便宜奶奶也是一言不发,但是不耽搁她吃肉,等吃完了,打了个饱嗝,她才说道:“我说老二家的,以后别这样了啊,你大伯肯定不高兴。”

    说完,她吃饱喝足,自己慢慢下了餐桌回老大家了。

    其实她还是心疼老大的,眼见老大被打她也心疼,刚刚趁人不注意,她用帕子包了好多块肥肉,打算带回去给老大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