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影后她失忆后又热恋了 > 26.季唯一珍惜的东西,他怎么会轻易毁掉
    点开了跟亲爱的的对话,最新的一条是:不是说好timi,你人呢?不是说你家那位今天会加班?

    萧野:???

    把聊天记录往前翻了翻,两个人的聊天记录有很多,最新一天的聊天记录就是跟那个备注亲爱的一直在互相打趣。

    亲爱的:我说你每年纪念日都回去,结果你家那位压根儿就不记得,你说你图啥?

    Rose:我高兴!!!

    亲爱的:行吧,明天还有最后一场戏,到时候你有更多的时间跟你家那位腻歪(白眼)

    Rose:那是哦,不像你跟冬哥天天都能腻歪(抠鼻)

    亲爱的:所以今年准备怎么过?

    Rose:我定了一瓶红酒,还有一束花。

    亲爱的:啧啧啧,自己给自己送花,你要不干脆换个老公得了,这些年也没见过他送过花。

    Rose:是啊,不像冬哥,隔三差五的就是一束玫瑰,比不起。

    亲爱的:你别一口一个冬哥的啊(白眼)

    Rose:那你也别一口一个你家那个的(白眼)

    亲爱的:那你家老公?

    Rose:讨厌(害羞)

    看到这里的萧野如果还不明白这个亲爱的是谁的话,那他真的是脑子有问题。

    没想到孙锦洲居然跟葛冬是一对,怪不得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这样。

    也是,不是这种关系,哪个男人会这么叫另外一个男人。

    萧野觉得自己就是脑子有问题,居然就因为一个短信,季唯一的一句亲爱的一句老公就跟季唯一提了离婚。

    他觉得他脑子大概是被屎糊了。

    当下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饭,直接给骑手打电话让他帮自己把那份粥解决掉,然后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他现在很想见到季唯一。

    等萧野到季唯一病房门口看到门口的几个保镖时,萧野觉得自己好像是冲动了。他刚刚就顾着来医院找季唯一,压根儿就忘了保镖的事情。

    见萧野一直在门口徘徊,其中一个保镖没忍住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主要是白天的时候季唯一是戴了口罩的,就只能看到一双眼睛,身上还穿着白大褂。

    现在萧野脱了白大褂,也没有口罩,保镖自然是没有把人联系在一起。

    萧野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我想见孙锦洲,你叫他出来。”

    见几人面面相觑,萧野又道:“就说萧野找他。”

    行吧,左右不是带句话的事情。其中一个保镖推开了房门,萧野看过去,啥也看不到。

    过了好一会儿孙锦洲才跟着保镖一起出来,示意萧野跟着自己走。

    等走到了楼梯口后,孙锦洲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萧野,“找我干什么?”

    “我想见唯一。”

    对于萧野的直接,孙锦洲回的也很直接,“我不会让你见她的。”

    萧野有些气恼,“你不让我见她就不怕我把我跟唯一的关系公之于众?”

    哪知孙锦洲只是笑道:“你不会。”说的很是肯定,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萧野。

    好吧,他确实不会。

    季唯一珍惜的东西,他怎么会轻易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