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影后她失忆后又热恋了 > 19.我爸妈呢
    葛冬跟孙锦洲面面相觑,最后有些庆幸最近季唯一没有什么工作,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季唯一伤到的是头部,身上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一些简单的擦伤。

    见孙锦洲跟葛冬两人出来,季唯一伸手指着葛冬,“阿洲,你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刚刚你说他是我经纪人?”

    孙锦洲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握着季唯一的手,“这是公司给你安排的,今天刚上任,结果你就出事了。”

    季唯一皱了皱眉,她一点也想不起来她是怎么出事的了。有些狐疑的看着孙锦洲,不过跟孙锦洲认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骗过自己,想来应该是真的吧。

    想了想,对着孙锦洲勾了勾手指,想要孙锦洲下来一点。

    在孙锦洲弯腰下来的时候,季唯一小声问道:“公司真给我安排经纪人了?”

    一旁的葛冬看到两个人这么亲密心里有些烦躁,他知道季唯一有老公,也知道孙锦洲喜欢的人是自己。

    但是看到季唯一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跟孙锦洲这么亲密就有些不舒服,哪怕这两人是好闺蜜。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你问他。”说完伸手指了指一旁醋意大发的葛冬,眼里有些笑意。

    这都在一起两年了,结果现在还在乱吃飞醋,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季唯一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葛冬,“你真是公司给我的经纪人?”

    怎么就是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回事呢,而且她现在已经火到了能拥有经纪人的地步了吗?

    葛冬走过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这还能有假?需要看看我的经纪人资格证来证明一下吗?”

    季唯一点头,“这个可以有。”

    行吧,你失忆了你最大。

    之前在电话里朋友就说过,现在最好是不要刺激到季唯一,免得让她的记忆力混乱引发别的并发症。

    葛冬从相册里面找出了自己的经纪人资格证,没想到这么多年,自己还会有需要这张图的一天。

    看着眼前的图片,季唯一这才放下了戒心。环顾了四周,在确定时梦如跟季闻君不在后才开口问道:“对了阿洲,我爸妈呢?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

    孙锦洲老实回答道:“叔叔阿姨出去旅游了,要过一阵才能回来呢。”

    这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当年季唯一没有火起来的时候季闻君跟时梦如确实也是经常出去旅游,这点季唯一也不会怀疑。

    季唯一啧了一声,有些好奇的问道:“那我是怎么出事的?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孙锦洲并不知道现在季唯一的记忆到底是停留在了哪里,想了半天才犹豫的说道:“你从台上摔下来了。”

    当年季唯一确实是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录制综艺的从舞台上摔了下来,在医院里面躺了差不多一个月。

    而她之所以会摔下来纯属是因为另外一位选手忌惮季唯一的实力,在季唯一的鞋底抹了洗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