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七、村中议事
    第一部

    七、村中议事

    晚上,二叔三叔、孙从孙老丈、张桐张木匠、赵伍,张其聚集在大屋议事。屋子里仅有的一盏油灯,像豆一样的火苗跳跃着。

    这是村里仅存的四位年龄大的老人了,这个年代,由于生活水平低,饮食营养也跟不上,四十多岁就已显得很苍老了。

    马宇的想法是在庄主的领导下,这七人为村子管理的决策机构,但不介入军事方面。军事决策机构由马宇和赵伍、张其、高匀和李柱五人组成。

    首先,马宇提出村里的无主房屋,一律由村里统一安排,统一维护维修,任何人不得占用。张大善人的两进四合院,作为庄主办公住所。剩下的房屋,可预留下给投奔来的英雄豪杰居住,靠山村要发展,需要大量的人,特别是各种人才,没有人那是万万不行的,随着人员增多,也许还要盖几间房子呢。还要留出几间好的,作为战功奖励或伤亡抚恤备用。

    二叔说道:“仅有房屋作为伤亡抚恤,恐怕有点少。”

    张其说道:“就是,可以考虑在银两方面多补一些。”

    马宇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想法,等了一下后,马宇说道:“张其兄说的对,这个必须有,以后我们要以银两作为抚恤,要不然如何对得起受伤的弟兄呢。随着以后靠山村的发展会越来越好,队伍也会扩大,在银两方面的紧张情况也会改善,定要大家都满意,以后村里有了大事小情,都要给予补贴。”

    三叔说道:“如果近期发生了伤亡,银两虽然暂时没有,可以记账,待有了后统一补发。”

    马宇点点头:“嗯,正应如此。”停了一下,马宇说道:“第二个事,就是无主房屋管理很重要,由孙老丈负责,明日开始将所有的无主房屋都上锁,没有门窗的由张老丈负责修缮,待队伍扩大了,人多了,也有地方安歇。”

    孙从和张木匠立即作揖应诺:“庄主有令,敢不尽力。”

    马宇又说道:“靖勇军建立之初,没有刀枪,训练也是空手比划,这样是不行的。张老丈明日开始做一些刀枪,虽然是木头的,但总胜过空手训练。”

    “另外还要做一些弓箭,估计需要的量较大,费用也较大,因为弓箭将是靖勇军首选武器,有请张老丈费心,弓和箭能做多少做多少,待有了银两或秋后从收成里付给张老丈相应的费用,人手不够我可以安排人员配合。”

    “做好之后,及时通知我。”

    张木匠赶紧作揖应道:“老朽定要做好,不负庄主之令。”

    “第四个就是,请三叔组织能够下地干活的老幼妇孺,从明日起,对各家的庄稼地包括瓜果菜地进行田间作业,现在麦子快要成熟了,要加强田间管理。人员不够或农忙之时,我们靖勇军也会安排时间,一起参加劳动。”

    “关于村里无主土地,我准备了一个方案,将土地分给大家,每户四十亩,多余的则分给有种地能力的庄户,按五五开分成,即自己留五上交五,方案出来后由二叔和孙老丈负责。”二叔和孙老丈连声称是。“另外,村子里不论谁有了兽皮,都必须统一卖给靖勇军,靖勇军用来做防寒皮衣。”马宇道。

    第五个事,马宇说道:“现在官匪山匪随时还有可能来靠山村,明日二叔要通知各家粮食随时都要藏好,村里时刻要做好防卫。现定于在村东和村西各安排一个哨位,村东由左队队长赵伍每日安排一人值守,村西由右队队长张其安排一人值守,值守人员一个时辰一换,发现情况及时报告。”

    看看商议的差不多了,马宇说道:“我看了看,全村没有几个识文断字的,这样下去不行,要立即找个教书先生,大家努力去找,不管多少银两都要请来,具体束脩由村里出,届时全村的人都要来学习。”

    赵伍立即说道:“咱们大字不认识一个,识文断字的事情恐怕不行。”

    张其也摇头:“咱们打仗报仇可以,识文断字太难了。”

    马宇说道:“三十五岁以下必须学,年纪大的建议也来学。靠山村以后要发展,队伍要壮大,不识文断字,是不行的。赵伍,要是你接到一个命令文书怎么办,难道你说不识字就不看了不执行吗,影响了军机大事,会导致很多人要掉脑袋的。”

    赵伍低头嗫嚅道:“可是,可是.......”

    马宇说道:“没有什么可是,这也是军令,我也要参加学习识字的。”

    “是。”赵伍起身应道。

    “我们到哪里去找教书先生呢,这周围十里八村的,也没有一个识字一箩筐的。”孙从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论何人找来了教书先生,奖粮十斛(一斛约为后世五十斤)。”马宇沉声说道。

    “啊!”

    “什么?”

    “十斛粮食!”

    屋子里一片惊呼,就连沉稳的二叔也坐不住了,惊的站立起来。十斛粮食可不是个小数目了,村子里现在谁家都没有这么多的余粮。

    “是的,粮食十斛,绝不食言。”

    “你,你,你,”三叔瞪大双眼看着马宇摆摆手道:“这个不算,宇儿的伤还没有好彻底呢。”

    “我的伤已痊愈了,没有问题。”马宇也被逗乐了“奖粮十斛,你们听清楚了吧。”

    “可是,目前全村都恐怕都没有这么多余粮,更没有银两去买,哪里来这么多粮食呢?”二叔惊道。

    学习这个事是慢工出细活,不能拖,一定要快,否则带着一帮文盲难成大事,三言两语又说不清楚,马宇说道:“就这么定了,尽快让大家都知晓,不论何人,想方设法只要找来教书先生,我奖粮十斛,必须的。教书先生必须通过我们的考核,每月束脩为谷物十斛或相应的银两。”

    “天啊,每个月都十斛啊!”

    “十斛啊!”

    本来马宇想自己可以教大家认字学习,但是汉朝文字通常都是篆书、隶书、草书,这些都不是自己的特长,甚至大多数都不认识,更不要说能不能写了,总不能上来教他们简化字吧,所以还是另请高明为好。

    “另外,咱们还需要木匠,铁匠,看病的郎中等等,这些人才越多越好,他们的费用都由村里统一来付,乡亲们可以四处联系,咱们需要很多各方面的人才。”

    马宇看着惊愕的乡亲们,心中想道:“只要能把这帮人的文盲帽子摘下来,达到能写能看的程度,同时也开拓了视野,每个月才十斛,还真不算多,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