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三国之壮丽河山 > 第一部 二、一梦千年
    第一部

    二、一梦千年

    浑身沉重,如同体内灌了铅一样,全身重的无法动弹,隐隐约约的还听到周围有低低的哭泣声。马青宇努力的想动一下,虽然是轻轻的动了一下,但还是引起了全身剧烈的痛,使得他又昏过去了。

    “二叔,三叔,我哥哥刚才动了一下!

    “二叔,三叔,我哥哥刚才动了一下!”

    一串七嘴八舌的喊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不知又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好像是在梦中一般,马青宇似乎有了点意识,旁边有人在给他喂水,轻轻的掰开了他的嘴,马青宇很配合的把水咽下去,温热的水一点一点的顺着的嗓子流进了胃里,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二哥,你看宇儿是不是比昨日好了许多。”

    “就是,脸色也好多了,看来这几副药还是挺有效的,要是能醒过来就好了。”

    不知昏睡了多长时间,马青宇感觉渐渐的在恢复,身体也渐渐的有了一点力气,他努力地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几个脑袋在他头顶上,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一时间马青宇有点发懵,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发型,这着装和打扮,这破旧的补丁摞补丁的古式衣服,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家人,更不是战友,好像是几个什么古装电视剧的演员围着他。

    马青宇挣扎着要坐起来,两个岁数较大的男子连忙一边一个,伸手轻轻的把马青宇扶了起来,一个半大小子手脚麻利的把一个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被子塞到马青宇的背后垫好,让马宇舒服的靠着被子。

    被子发出的奇怪味道直冲脑门,但马青宇顾不上,只是怔怔的看着周围。

    “我在哪里?你们是谁?围着我干吗?”

    这是一个低矮的房间,土墙斑驳,草房屋顶隐约的可以看着天,看的出来外面天空很蓝。床的周围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汉,还有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以及一个小姑娘,他们满脸都挂着惊喜和关切。

    “这孩子怎么光是嘴动弹,没有声呢?”一个苍龙的声音道。

    “哥哥,你好了吧?”说着说着这个小姑娘眼泪就下来了。

    马青宇咽了口唾液,使劲的终于说了出来:“你们这是......”

    “宇儿啊,你好点儿了么?”

    “我在哪里?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我是你二叔啊,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这孩子摔的,看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认识人了。”这个叫二叔的人对旁边另一个五十左右岁的人说。

    “是啊,虽然表面的刀伤摔伤基本好了,但是看来还没有好利索,还要好好养一养,再服几副药。”旁边那个五十左右岁的人说。

    “你们到底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马青宇无力又惊奇的问道。

    “三弟,你看看,看来宇儿摔的确实很重,真的连我们都不认识了,说话也和平时不太一样了。”这个叫二叔的说道。

    旁边的小姑娘又低低的哭了起来。

    “宇儿,你还记得吧,你的名字叫马宇,我是你二叔,这是你三叔。过来,这是你弟弟马禾妹妹马兰。”二叔把小姑娘拉到马宇的跟前。

    “哥哥。”马禾和马兰泪汪汪的喊了一声。

    “二叔?三叔?这是我弟弟妹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在这里?”

    “五天前,你为了救乡亲们和来村里屠杀抢劫的黑山军厮杀,把黑山军引到村后帽山上,最后你抱着一个黑山军头目从黄牛角的悬崖摔下来,乡亲们把你从大河里救起来,你还记得吗?”

    “这就是你的家啊。”旁边的三叔说道。

    “我的家?”马青宇暗中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的他一皱眉,脸都变形了,敢情不是梦,是真的。

    看到马宇痛的呲牙咧嘴的,吓的三叔赶紧喊:“快去找郎中,找郎中。”

    “你们,你们,不用找不用找......”轰的一声,一种天雷轰顶般的想法直冲脑门,马青宇一阵眩晕:“这是什么?莫非我是来到了古代?!这就是穿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穿越么?黑山军,好熟悉的名称,是在哪里看到过的。我从来不看穿越电视剧,也不看各种穿越小说,顶多也就是从爱看穿越小说的战友那里听过一些穿越的小说和情节,战友讲的兴高采烈,我还嗤之以鼻,说这么荒诞的事儿竟然看的津津有味。按理说,我作为无神论者,这种想象中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就是发生也不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所谓穿越不是说都是小说虚构的么?这种狗血的事情真的会发生么?什么马宇?假若我姓李,难道穿越过来会成为李世民吗?假若我姓刘,就会成为刘邦吗?简直是无稽之谈,纯粹瞎胡闹嘛。”

    “再说了,别人穿越过来一般都是皇帝或者是太子,起码也是一个王爷将军之类的,是个官二代的儿子,最次也是生活在什么贵族啊大土豪的家里,到时候出将入相或者做个逍遥王爷什么的,那有我这样的,穿越过来一身伤不说,还穷的叮当响。”

    “二婶,三婶,我哥哥好了。”小姑娘含着泪对进屋的两位大妈模样的人说道。

    “这咋整啊,你们父母都没有了,宇儿这孩子又摔成这样,咋还啥都记不住了呢。”二婶搂着马兰说道。

    三婶愁道:“是不是脑子摔坏了。”

    “妇道人家不要乱说,快去给宇儿弄点吃的来。”三叔转身对三婶低声喝道。

    待二婶三婶出去了,二叔说:“三弟,咱们多和宇儿说说话,也许会慢慢回想起来,身子骨就好了。”

    “二叔三叔,我头还有一点痛,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让妹妹在这里陪我就可以了。”马青宇有气无力的说道。

    虽然个别的用词不同,二叔和三叔倒是听懂了,相互对看了一眼,点点头,拉着两个半大小子往外走,然后轻轻的把门带上。

    小姑娘走近马青宇,给他往上拉了拉不知道是黑还是白的被子,给他盖好,又掖一掖被子,坐在床边拉着马青宇的手含泪道“哥哥,你好了吧。”

    被子的气味熏的马青宇又一阵迷糊,马青宇只好忍受着。见马青宇要昏过去,小女孩拉着马青宇的手又哭了起来。

    马青宇低声道:“好妹妹,别哭,我没事。”他看了看这个叫马兰的妹妹,长的瘦高瘦高的倒有几分清秀,一头乌黑的头发,穿着一身由大衣服改小的旧衣服,虽然判断不出什么颜色了,到是挺干净的。

    马青宇很不习惯的将双手伸到自己的脑后,将浓密而散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拢在脑后。似乎还感觉头发里有点痒,心想:“头发里会不会有小宠物啊。”咽了咽嘴里苦涩的中药味,马青宇轻声说道:“我好多了,妹妹,我有的事情记不得了,我想问问你。”

    马兰擦了一下眼泪,乖巧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