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从九岁开始谋划称帝 > 第88集;队伍壮大了
    第八十八集;队伍壮大了

    “是啊叔公,您别赶人走,人家刘四郎说的清楚,不分本庄外庄,只要站好两个时辰就收下一辈子的!”

    里正老头没有反对这话。

    “没错!娃子说过这话,早上还和我单独说了的,我也赞同的很,就不是本庄的孩子,也该是乡里乡亲的,能帮就帮帮,但是能不能撑下来两个时辰那是天命所归,我是不会赶人的。

    别说孩子们了,你们这些大人都是我看着长大的,附近百里那个庄子老夫没有去过?

    都安静的等着吧,别说话了,免得孩子们分心,两个时辰都站不住的话,以后还能干个啥?”

    “是是是,俺们不说话了。”

    “谢谢叔公照顾。”

    “嗯,都看看吧,娃子才十岁,一直陪着,一动没动,我们庄里的三百个娃娃也都陪着,好赖都有眼睛,并不是故意刁难外庄人的。”

    “那是那是。”

    时间快到了,张乘风心里也清楚,他实在没想到这些被筛选过一次的少年青年还真的咬着牙撑住了。

    其中有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撑的很是辛苦,身子已经在颤抖了,可还是咬着牙不吭一声,看的张乘风也是佩服的不行。

    终于在好几十个人都要撑不住的时候,时间到了。

    东边王家村的一个寡妇凑近了里正老头;

    “叔公,两个时辰到了,您看……”

    “是啊叔公到了到了。”

    “叔公,赶紧跟四郎说一声吧,要不孩子们真的坚持不住了,被挑选下来可要委屈死了。”

    “嗯,知道了。”

    里正老头答应之后撤开嗓子叫喊;

    “四郎啊,时辰到了。”

    张乘风也听见别人说话了,当然也能听见里正的招呼!

    “好了,时辰到了,都可以行动了,现在开始你们都被留下了,这回是真正的过关了,恭喜你们。”

    “谢四郎收留。”

    “嗯。”

    张乘风扭头看着三百铁卫的统领刘伯阳;

    “他们一共多少人?”

    “一千三百六十九个。”

    “怎么这么多?记得上一次挑选的时候没这些啊?”

    “回四郎的话,这次年龄放大到三十以内,所以人就多了,若是像上次一样,只要20岁以内的,顶多能有五六百人。”

    “哦,这样啊,都留下,带着你的手下,去河里捞鱼,今夜给他们接风庆祝一下。”

    “是。”

    听到张乘风的话,在场的所有大人都笑的合不拢嘴,看吧,就知道能收留就是天大的美事儿,直接就有好吃的了,以后总算不用操心这些儿子了。

    里正老头看着解散之后的场面,三百铁卫解散后直接去河边干活了,这边一千多个新来的,许多都瘫痪在地,老头摇了摇头指点着场里的孩子;

    “你们都看见了吧,前头的三百个孩子也有本庄的,也有其他村的,也有些还是你们庄里的,人家站完两个时辰直接跑去干活,这就是活命的资本,

    这就是以后能干事能吃饭的资本了,去了战阵里,就能活到最后的。”

    “叔公,这些俺们也有听说的,就说三牛娃吧,她是俺婆家兄弟的儿子,以前回来跟俺们也提过,都是训练出来的,他们一开始可没有这样厉害!”

    “就是就是,俺们这孩子好好的训练上半年,肯定也能这样的。”

    张乘风在一边听着大人们的讨论,也跟着点头,更加肯定了大人们的想法,自己儿子也能出彩。

    张乘风把结束后依然稳稳当当的人组织到了一块儿。

    “一二三四……”

    “嗯,很好你们四十五个人,从今天开始分别带领一些人手,每人带领三十个人。”

    听到张乘风的安排,四十多个被选做领头的高兴的直搓手。

    “是四郎。俺们记住了。”

    “记住就好。”

    张乘风回头对着宽大的晒谷场;

    “等一会儿大家都歇息的差不多了,自己挑选要跟着哪个队伍,反正就这四十五个队伍,你们自己选择。”

    “是。”

    “地现成的,就是这些空地,钱得咱们去卖鱼换钱,然后把这里盖成房子,大家就有地方住了,暂时没有盖好房子之前,每天有各自的队长带着,遇到什么活干什么活,明天先挑选一些人学做饭,一千多个嘴巴吃东西,指望我一个人要累死的。”

    张乘风一句幽默风趣的话,引的所有人都跟着放松了下来。

    交代完毕的张乘风并没有理会这些新人怎么分配队伍,而是一个人回了家里,他知道队伍分配好,那些人就会过来的,得给他们准备第一顿饭了。

    三百铁卫的做事效率是非常高的,这是几个月训练加配合的结果。

    杀鱼的杀鱼,切肉的切肉,其中张乘风第一批训练出来的九个厨子,都在忙碌着准备着。

    正在观察指导九个铁卫做饭的时候,外头响起了刘老实的声音;

    “四郎,卖鱼的回来了。”

    “哦,知道啦,就出去。”

    张乘风最惦记的就是这个了,放下菜刀起来就跑。

    “阿翁人呢?”

    “刚回来,都在里正家坐着呢,要我说今夜你就应该叫这些人过来吃顿饭,人家可都是忙了一天的,跑过百里路给你卖鱼,乡里乡亲的不叫吃顿饭也说不过去。”

    “是阿翁,儿听您的安排。”

    “好好,我先去忙了,今日你弄出来的事情有点大,许多村里都来了人,都是相熟好多年里,不过去说说话,人家要埋怨我架子大的。”

    “是阿翁且去,儿去那边看看今天的收获如何。”

    “嗯。”

    总是看不顺眼小儿子的刘老实现在对小儿子可是高看了一百眼都不止,背着双手去了晒谷场。

    带着兴奋和激动,张乘风来到了里正家里,七个卖鱼的队伍,回来了四个,都是附近县的,最远的那三个县说好了明天回来。

    “给大家累坏了吧,好好歇歇,那边正在做饭,诸位叔父们尽管歇息。”

    里正的孙子们明显没有什么疲惫之色,真正有些累的是28血卫,这些可都是十几岁的少年;

    “也不累,都没着急赶路,就是晃荡着回来的。”

    “是啊,早就能回来的,想着大家出门一次不容易,就在外头县城逛了逛看看热闹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