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桃源小神农 > 第七百一十八章 掌控
    宗师之女,家中还有一位炼神境的老爷子坐镇,这让何梦茹从小就备受尊崇,心高气傲,世间极少有男子能入她的法眼。

    然而此刻,看着眼前的叶阳,何梦茹美丽的脸蛋上竟然涌现出一丝潮.红。

    眼神之中更是包含着,钦羡,敬畏,好奇,佩服,懊悔……等等,数种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最后,她只是用仅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呢喃。

    “这无耻登徒子,竟然如此厉害。”

    齐怒涛颤抖说道。

    “法武双修的绝世天骄,太强了。”

    “胡坤,你个王八蛋,你搞什么鬼,让你出去是骗祭品回谷的,不是让你带个杀神回来,这一次,我们阴煞门被你害惨了。”

    胡坤此时已经深陷绝望,惨笑说道。

    “我早就说了他有通玄法修,武道兵气之境,不可小觑,可是你何曾听过我的话?”

    “现在,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万念俱灰的胡坤此时手脚冰凉,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也不敢有。

    “唉。”

    齐怒涛长吁短叹,满脸懊恼,这一次真的是阴沟里翻了船。

    倒是那白子文反应最快。

    “叶前辈之威能,晚辈领教了。”

    此时,他终于明白,叶阳先前所言,绝非是狂妄,而是胸有成竹,句句为真。

    “是晚辈愚昧,不知您的厉害,请前辈恕罪。”

    白子文跪在地上,五体投地,不敢起身。

    此时,叶阳持剑而立,掌控全局,衣襟飘飘,威严神圣。

    他依旧是谁都没有理会,只看着那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玄阴冥虎,冷声问道。

    “你是降还是死。”

    显而易见,玄阴冥虎胆敢有一丝反抗,叶阳手中法剑便会夺其性命。

    玄阴冥虎的眼神之中闪现出一丝挣扎,但是最后,还是挣扎着极为乖巧的晃了晃它修长的尾巴,如同猫咪一般温顺。

    蝼蚁尚且偷生,更别说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异兽。

    “算你识趣。”

    叶阳收起飞剑破军,掐了一个法诀,凝聚出一道灵魂烙印符文打入玄阴冥虎的识海之中。

    “刺啦。”

    随后他以真气为丝,将玄阴冥虎后背的剑伤缝合,又扔了数枚血气丹到虎口之中。

    丹药入口,玄阴冥虎瞬间精神了很多,身上的伤势明显有所好转。

    “好厉害的疗伤圣药,那,那是气血丹?”

    白子文好歹是一位灵动法修,而且本身医术不错,隐隐猜出了那些药丸是什么东西,眼神里的惊讶之色越发浓郁。

    何梦茹附和说道。

    “我曾见过气血丹真容,感受过气血丹的气息,那就是气血丹,而且品相质地都是上等。”

    “你,这气血丹你从哪里得来的?”

    何梦茹意外惊奇的看着叶阳。

    叶阳冷哼一声,冷酷说道。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你。”

    何梦茹被叶阳冰冷的态度气的不轻,往常只有她这般对待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对待过?

    可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低头,她心中虽然气愤,可是又不敢多言,只能忍了下来,独自生闷气。

    “我说了你的命我保了,便赏你一枚气血丹。”

    叶阳随意将一枚气血丹抛在了白子文的面前。

    奄奄一息的白子文喜极而泣。

    一把抓起气血丹吞下。

    只是瞬间,他那苍白的脸色就变的红润了起来,不过十来个呼吸,他竟然恢复了行动力。

    “我的天,这气血丹的药力是不是太恐怖了一些,远超万宝谷的产物,这,这是哪里来的?莫非?”

    白子文看着叶阳,心中想到了某种可能,当即眼皮子狂跳,心中暗暗说道。

    “不,不会吧,他已经是法武双修的绝世天骄了,若还是顶级炼丹师,那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不论如此,此子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背景想必不凡,绝不是我可以招惹的,还是小心为妙。”

    当即,他急忙三拜九叩。

    “白子文跪谢叶前辈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叶阳不置可否。

    区区一个灵动境法修能帮的了自己什么?

    “站住。”

    忽然之间,叶阳的身子一转,锋锐如剑的目光落在了谷口。

    “啪嗒。”

    正想偷偷溜走的胡坤听到叶阳这一声厉喝,吓的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哭嚎连连。

    “叶前辈,我错了,我错了,我是鬼迷心窍,才敢对您不利,求您饶命。”

    “我错了。”

    “饶命啊。”

    胡坤头如捣蒜,脑袋都磕出了血。

    叶阳神色冰冷。

    “你跟了我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的脾气性格你应该了解,背叛我的人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清楚。”

    “呼啦。”

    叶阳身后一握。

    两人的距离至少有二百米,但,胡坤却像是被一张无形大手死死扼住,身子抽搐,面容扭曲,一脸痛苦挣扎。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叶阳隔空抓到前面一丈。

    “饶,饶命啊。”

    胡坤哀嚎连连。

    叶阳冷笑说道。

    “你真是太愚蠢了,你以为我看不穿你的诡计?你以为你的心思我捉摸不到,你以为小小一头猫咪就能杀了我?”

    “不,不是,我……”

    胡坤正要争辩,叶阳却已经一把将其捏爆。

    鲜血横飞,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