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没想到吧我又又又穿越了 > 第458章 看到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嗯,当然可以。”

    听到富冈义勇的求助,周防武立马答应了下来。

    现在产屋敷耀哉的病很严重,几乎到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治的地步。

    这可以预想的到。

    所以在他来到这世界之前,他就曾拜托阿库娅制作一份专门治疗这种血脉诅咒疾病的圣水。

    因为这是潜伏在血液中的遗传性诅咒,在阿库娅无法亲自治疗的情况下需要不断试错才行。

    不过由于周防武无法带人穿越,而且阿库娅又是非常怕麻烦的那种人。

    索性,便制造一瓶超级圣水。

    效果就是可以解除一切负面状态,包括潜藏在血脉中的诅咒。

    说实话,破费一番手脚不说,耗费阿库娅不少的神力呢。

    为了周防武能够救人,阿库娅可是拼劲了全力,所以制造出来的药剂也是非常有效的。

    “看来产屋敷家主的病情很严重,算了,我们现在就去吧。”

    周防武也不再往蝶屋走,而是带着富冈义勇前往鬼杀队的主屋。

    富冈义勇的眼睛微微发亮,便和周防武一同前往。

    见此,灶门炭治郎也跟了上去。

    来到主屋,富冈义勇率先开口,直奔主题对里面的人喊道:家主大人,周防武先生来了。”

    【周防武】

    在产屋敷耀哉的要求下,这个名字是每一个鬼杀队队员都要知晓的。

    足以看出他对周防武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视。

    以至于,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病重的产屋敷耀哉亲自出来迎接。

    “武……?”

    再次见到他,发现他的病情和上次见面时更加严重了。

    整张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紫色伤疤,双眼浑浊肌肤发黄,身体也瘦如骨柴。

    行动间,整个身体都依靠在他妻子产屋敷耀天音的身上。

    他的行走能力也几乎被剥夺了。

    完全没有之前的儒雅气质,整个人已经踏入了死亡的边缘。

    “产屋敷家主,好久不见。”

    周防武微微叹气,内心有所难以言明的歉疚感。

    其实他早就可以帮助产屋敷耀哉脱离病痛的折磨,可却由于他的疏忽再加上众多麻烦事压在身上,导致这件事一拖再拖,让这位家主的生命如同风中残烛那般岌岌可危。

    “好久不见,武。”

    产屋敷耀哉依旧是温和的笑容,一如既往地宽厚仁慈。

    “请进来一叙。”他邀请着周防武。

    “那我就打扰了。”

    周防武跟随在他的身后,来到了会议室。

    物品摆放和一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产屋敷天音为两人准备茶水,而产屋敷耀哉由他的两个孩子搀扶坐直。

    哪怕病入膏肓,他也不曾怠慢周防武。

    令人尊敬的领导者。

    “一年不见,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武已经有了消灭鬼舞辻无惨的把握?”

    没有任何的寒暄,产屋敷耀哉上来就是直奔主题。

    这也是当然的。

    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来说,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再磨磨蹭蹭了。

    要不是有着和周防武的约定,以及消灭鬼舞辻无惨的决心,可能他现在已经被埋在土里。

    视力完全没有,听力、嗅觉、感知这些感官也大幅度消退。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

    所以他才想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做最后一件事。

    哪怕不能消灭掉鬼舞辻无惨,那也要作出一定的贡献,奠定胜利的基础。

    “这件事不着急。”

    “嗯?”

    “和消灭鬼舞辻无惨相比,产屋敷家主你的问题更加重要。”

    “可是……!”

    正当产屋敷耀哉以为周防武是在左顾言它时,便感知到眼前的男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

    ‘咔’

    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产屋敷夫人,请把这瓶药给产屋敷家主服下。”

    “这是……?”

    “药!一瓶可以救产屋敷家主的药!”

    “你说什么?!”

    像是抢夺一般,产屋敷天音失态的将这瓶药剂抓起来。

    看着这瓶药剂,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蓝色液体,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她也不知晓这是什么药物。

    但她知道,它能救自己丈夫。

    “武先生,这个东西……”

    “直接服用即可。”

    周防武告诉她使用方法。

    同时也和产屋敷耀哉说道:

    “这是能够救治性命的药,是极其稀有的东西。当然,也请不要推辞,在消灭鬼舞辻无惨的事情上,您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如果能将鬼舞辻无惨消灭,那您的后代自然不会被诅咒。”

    打消他想要把药剂留给自己孩子的想法,让产屋敷耀哉老实的喝下药剂。

    “嗯,武说的对。”

    产屋敷耀哉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既然周防武都这么说了,那就代表着其一定有消灭鬼舞辻无惨的把握。

    而且硬要说的话,他的存在比下一代要更加重要,也更能让鬼杀队的众人臣服。

    所以他便乖乖地喝下了药剂。

    然后身子一软,干脆利落地趴倒在茶桌上。

    幸好他的两个孩子眼疾手快,没让滚烫的茶水洒在他的身上。

    “产屋敷夫人,药剂已经生效。不用担心,这是药剂在改善产屋敷家主的身体,昏迷也是正常的。所以还请你先把他扶回房间休息,待他苏醒过后再商谈接下来的事吧。”

    “是,那请恕我失礼。”

    产屋敷天音强压着内心激动的心情,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把丈夫扶起身。

    发现丈夫虽然浑身滚烫,但那舒缓的表情无不在说明,一直以来缠绕在他身上的痛苦已经慢慢消退。

    紧蹙的眉头被抚平,就说明药剂是有效果的!

    见此,产屋敷天音又感激的对周防武躬身,然后便和孩子一起带丈夫回屋。

    独留下周防武一人,在茶几旁喝着美味的红茶。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产屋敷天音没有回来招待周防武,而是选择呆在丈夫的一旁服侍等候。

    反倒是她的孩子,产屋敷家的下任家主——产屋敷利哉陪在周防武的身旁。

    两人说着话。

    产屋敷利哉对周防武很恭敬。

    不光光是因为父亲一直以来都告诫他周防武是解决千年恩怨的关键,还有刚才他救了自己父亲的关系。

    再加上鬼杀队的柱们都对其赞不绝口,所以他便对周防武也心怀敬意。

    而周防武也不由得感叹着,产屋敷利哉不愧是大家族培养的接班人。

    不管是见识还是谈吐,又或者是为人处世。

    小小年纪就有这种气度。

    可以遇见成长后的他,是一个很合格的领导者了。

    也算是心血来潮。

    周防武稍微教授他一些领导者的知识,把自己作为领主的经验传授给他,以此来开阔他的眼界。

    直到……

    “武——!你在吗,武——!我听说你回来了,是真的吗!”

    外面,一声声咆哮传来。

    这熟悉的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那个满口华丽、华丽的男人。

    是音柱·宇髄天元。

    叹口气。

    起身,和产屋敷利哉一起走了出去。

    发现外面不光是宇髄天元一个人,还有其他柱全都在场。

    火柱·炼狱杏寿郎

    岩柱·悲鸣屿行冥

    蛇柱·一黑小芭内

    恋柱·甘露寺蜜璃

    风柱·不死川实弥

    霞柱·时透无一郎

    虫柱·蝴蝶忍

    水柱·富冈义勇

    以及主角小队,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三人。

    仔细看看,几乎所有主要角色都在这里了。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周防武的心情都变好了不少。

    “能看到你们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