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银河系殖民手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裁判所的潜规则
    另一方面,代号【月曜】的科学骑士队长萨尔瓦多,在维瑟米尔采取的断然措施下,已经没有任何传递情报的余裕,只能和其他几位科学骑士队长一起,被困在一栋普通C型民宅的二楼。

    但他并没有放弃传递情报的努力,而是刻意选择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用余光注意着街区上的一举一动,似乎在等待什么机会。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只熟悉的科学骑士小队从这栋民宅楼下经过。

    这个小队成员除了常规的科学骑士配枪之外,每人还都携带了一组照明弹,似乎是一只准备前往荒野执行拦截任务的科学骑士小队。

    带队的科学骑士不是别人,正是第5街区的巡逻小队长伊西多尔!

    看到这只巡逻小队的身影,萨尔瓦多骑士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苦苦等待的机会来了!

    靠在窗边的萨尔瓦多骑士趁其他人不注意,悄悄从袖口处露出了一块鸡蛋大小的银色小镜子。略微调整了下角度之后,他就将天空中“太阳贴图”发射出的阳光,准确地反射到了这只小队的一位女性成员脸上。

    这套动作,萨尔瓦多骑士似乎事先演练过很多次,可以说是快如闪电。

    从掏出镜子到反射光线,他只用了短短两秒钟不到,期间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而他的目标,正是被临时分配到伊西多尔巡逻小队的女裁判官、人口与教育委员会最高负责人索菲亚!

    被“阳光”晃到双眼的索菲亚猛然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二楼窗边的科学骑士萨尔瓦多,还有他手上的那面小小的银镜子。

    镜子无论大小,都是科学裁判所的最高级别违禁品。整个永恒国度中,敢私下持有镜子的只有一种人——那便是巫师!

    而现在,一面小小的银镜子,竟然被反巫师部队的高阶科学骑士萨尔瓦多拿在了手里!

    哪怕是从民间和巫师手中收缴的镜子,也不是区区科学骑士有资格持有的,必须第一时间上交裁判所予以销毁。即使是科学裁判官,也不是人人都有持有违禁品的权限,至少索菲亚这种文职裁判官,就没有触碰镜子的资格。

    这个发现让索菲亚心中惊骇不已,她再次定睛看去,却发现萨尔瓦多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镜子收了起来。

    要不是萨尔瓦多骑士注意到她的目光,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她甚至以为自己刚刚看到的只是某种幻觉。

    深深看了一眼萨尔瓦多骑士,索菲亚立刻出言制止了这只科学骑士小队的行动:“各位科学骑士,还请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还有些其他情况,需要和维瑟米尔裁判官事先做一下沟通!”

    科学裁判所等级森严,索菲亚乃是堂堂科学裁判官,临时加入这只科学骑士小队,只是为了提供必要的圣物支援而已。

    索菲亚不主动介绍,普通科学骑士根本就不敢打听两位裁判官之间要沟通什么事情。

    只有担任小队长的伊西多尔,按照内控流程的有关要求询问道:“您这次会谈属于正式会谈还是非正式会谈?应该如何在行动纪要里体现?”

    索菲亚对这种问题并不意外,立刻答道:“属于非正式会谈,你如实记录即可!”

    伊西多尔紧跟着又问道:“涉及到跨部门沟通,按照内控流程需要先填写《部门间协调工作备案表》和《部门间协调工作议题清单》,您看应该怎么处理?”

    “《部门间协调工作备案表》我事后会补上,科学裁判官有这个特权。另外,按照最新版内控流程,本次行动是由反巫师部队承担主体责任,因此《部门间协调工作议题清单》也应该由反巫师部队在印发会议纪要时,作为附件一同提交。”

    索菲亚裁判官的回答滴水不漏,伊西多尔继续问道:“重大行动期间进行计划外活动,需要填写《内控合规自查表》,您需要亲自填写吗?”

    “你按照上次的填写方式,提交一份给安提莫斯骑士即可,里边的主要事项均未发生变化。伊西多尔骑士,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见索菲亚裁判官对答如流,即使伊西多尔也不禁心生佩服:“没有问题了,裁判官大人考虑周全,不愧为全体科学骑士的楷模。”

    索菲亚却微微一笑:“伊西多尔骑士,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根据三年前大裁判长亲自签发的《关于反巫师行动中若干重要事项的有关决议》,我作为反巫师行动的临时成员,进行一切计划外行动之前,还需要向你提交一份《反巫师行动临时成员行动授权许可》,并由你来签字同意才行。”

    伊西多尔微微一怔:“竟然还有这项规定吗?”

    索菲亚裁判官不紧不慢从怀中掏出一张标准签报纸张,随手递给了伊西多尔:“还好我事先就想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已经把这份《行动授权许可》填好了。伊西多尔骑士,你可是差点就犯了内控流程错误啊!”

    伊西多尔看着索菲亚递过来的这张《行动授权许可》,不禁脸色涨得通红:“我……是我疏忽了,还请索菲亚裁判官原谅!”

    索菲亚用令人如沐春风的温和语气说道:“我当然不会怪罪你。伊西多尔骑士,你是一个能力很强的科学骑士,但是想要在科学裁判所爬的更高,只有能力强可不够。你能否更进一步,往往并不在于你比别人多做对了多少事,而是在于你比别人少犯了多少错误;往往不在于你为别人办了多少好事,而在于抓住了别人多少把柄。”

    索菲亚裁判官说着,又走上前走了一步,几乎是贴在伊西多尔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内心可能瞧不起那些内控委员会的人,但你要知道,内控流程是裁判所里最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地方。尤其是在晋升之时,一旦被人抓到把柄,你的业务就算做得再好,也会被人一票否决。因为只要涉及到晋升,就涉及到利益冲突,那些和你有利益冲突的人,根本不在乎你业务做得有多好,他们单纯就是想阻碍你晋升而已。而这些人手中缺的,恰恰就是一个合理的借口。这些借口可以是炼金工房失火案,也可以是内控流程不合规……”

    听到尊贵的索菲亚裁判官非但没有怪罪自己遗漏了内控流程,反而推心置腹提点自己做科学骑士的道理,伊西多尔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索菲亚裁判官大人,我伊西多尔这次真的是受教了!”

    索菲亚裁判官露出了孺子可教的欣慰表情:“我也是不忍心你这样的人才被白白埋没。伊西多尔骑士,哪怕是为了更进一步,你也要尽全力去学好内控流程,因为这就是科学裁判所亘古不变的游戏规则啊!”

    索菲亚裁判官说完,便吩咐全体小队成员们在原地待命,然后就迈步向反巫师部队的临时指挥部走去,只留下伊西多尔一个人,内心迟迟无法平静。

    伊西多尔不知道的是,索菲亚之所以能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爬到科学裁判官的级别,一方面,是她深谙科学裁判所的各种套路,另一方面,则是她非常善于揣摩人心。

    汉弗莱骑士贪图享乐,索菲亚便诱之以利,伊西多尔骑士郁郁不得志,索菲亚便提点他裁判所的潜规则。

    当一个人不仅没有破绽,还能让身边所有人都说他好,这种人想不提拔都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