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小说 > 我能强化加点 > 第八十七章 出工
    “飞哥,我们今天要干活吗?”罗阎问道。

    “不用,今早上扫过了,等明天吧。”莫飞斜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椿宫图,另一只手扣了扣鼻子,随手将鼻屎甩在地上。

    “那下午干吗?”

    “等会去吃中饭,吃完中饭睡觉,睡醒后吃晚饭。”莫飞漫不经心道。

    “除了扫地就没事干了?”罗阎愣住了。

    “干吗?”

    “比如练练武?”罗阎试着道。

    “练武干吗?成了炼皮,上面还有炼血,成了炼血,上面还有炼骨。练武无止境。既然如此,那我练武干吗?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要不出去跟大家交流交流感情?”

    “交流啥?一帮小年轻,没两句就会起矛盾。我还不如躺在屋里看书,当个隐形人,这样无忧无虑多好。”

    莫飞仿佛一位人生大师,道理信手拈来,说的罗阎哑口无言。

    ……

    罗阎进入许府,充当卧底的第一日,就这般在床上度过大半日。

    入夜。

    莫飞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罗阎喊道:“石柱,赶紧起来,飞哥带你去看好看的。”

    “看什么?”罗阎双手枕着脑袋。

    “现在那些女奴都在洗澡呢,赶紧的,晚了就没了。”莫飞眼睛发绿,一脸的炙热。

    罗阎神情古怪。

    他本以为这中年大叔已经看淡一切,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脱‘色’之一字。

    实在是…

    她摇了摇头:“飞哥你自己去吧,我早就看腻了。”

    “你小子……”

    莫飞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无奈,穿起拖鞋,自个儿就出门了。

    咚。

    房门被关上,房间陷入黑暗中。

    罗阎见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然后开始搬运气血,修炼【碧海生潮功】。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同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与莫飞同居,不好修炼不说。

    真血丹、真血大丹以及大还丹都还藏在外边,而没有丹药,修炼速度直接慢上了数倍,能量点更是没了来源。

    这一系列问题,都十分棘手。

    “得尽快完成任务,离开许府才行。”

    这不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他打算尽快完成任务离开。

    这般想着。

    他拿起地上的鞋子,然后轻轻一抠,从鞋子破洞出拿出一枚丹丸。

    蚀骨丹!

    “本以为进着许家还要搜身,没想到竟然不需要…”罗阎望着两指间的蚀骨丹,眼睛微微眯了眯。

    毒杀一个方家嫡系。

    这任务,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毕竟,他只是一个奴仆,在这许府是不能乱走的。

    那么……

    罗阎想到那许仙。

    嫡系,不受重视,性子孤僻……

    这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明日去那许仙的小院扫地时,我就先踩踩点,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

    他这般想着,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他不动声色将蚀骨丹藏进怀中,然后道:“飞哥,是你吗?”

    “是我。”

    随着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

    莫飞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两个被油纸包裹着的螃蟹。

    螃蟹是蒸出来的,很香很香。

    “刚去后厨偷了几只螃蟹,还剩两只,带来给你解解馋。”莫飞说着,将两只螃蟹递给罗阎。

    两只螃蟹。

    罗阎接过,嗅了嗅,开始吃了起来。

    别说,味道还挺不错。

    “吃完早点睡,明天一早,还得干活呢。”莫飞说着,也不洗漱,直接趴在床上,没一会儿就传来震天的呼噜声。

    罗阎看着自己吃剩下的两只螃蟹残骸,心中轻叹了口气。

    那许仙性子孤僻。

    若自己将其毒杀,那么这在其院子扫地的莫飞,肯定会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一个奴仆,仅是怀疑,多半已是难逃一死。

    “吃了你的螃蟹,又看了你的书。”

    “也罢…”

    罗阎这般想着,只觉轻松不少,闭眼一躺,便打算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隔壁的呼噜声忽然停息。

    罗阎侧目望去,只见莫飞盖在身上的被子微微抖动。

    他摇了摇头,等莫飞停了下来,才忽然道:“飞哥,跟我说说许仙公子呗?”

    莫飞吓了一大跳。

    好半晌,才闷声道:“说什么?”

    “说说他平常都干些什么啊,吃些什么啊,有什么爱好啊。”罗阎马上追问。

    “你问这些干吗?”莫飞好奇道。

    “我好奇啊,想知道公子哥的生活和我们有什么不同。”罗阎眨了眨眼道。

    “好吧。”莫飞现在进入圣人状态,也无心睡眠,便干脆跟罗阎说了起来。

    “许仙公子他一般都呆在自己的小院中习文练武,少有出去的时候。吃的嘛,和我们也没什么不同,至于爱好…练武算不算?”

    “许仙公子一直呆在自己小院干吗?”罗阎再次问道。

    “这我哪知道?不过我猜,许仙公子应该是缺乏安全感。我听说他连侍女奴才都不要,身边唯一一个奴才,还是跟着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他怕侍女奴才害他?”

    “非也…我觉得,是许家。你想想,他无父无母,独自一人呆在这许家,肯定害怕其他许家人嫌他碍眼。”

    ……

    两人一直聊到半夜。

    直到莫飞怎么摇都摇不醒,罗阎这才罢休。

    从莫飞口中,他不仅摸清了那许仙的生活习性以及性格爱好,甚至连其人际交往都打量的一清二楚。

    不仅如此,他还了解了不少有趣的传闻。

    比如许家二爷是个银枪蜡杆头,偏偏几房小妾又年轻貌美,于是某些小妾不甘寂寞,经常跟健壮奴才传出风言风语。

    这些趣闻,罗阎仅仅只是听个乐子。

    他更多的心思,都放在许仙身上。

    “孤僻,残暴,人际关系简单,在许府不受重视。”

    罗阎眼睛眯了眯,起身推门而出。

    他要去找点东西。

    ……

    翌日。

    清晨。

    天还未亮,罗阎就被莫飞拉扯起来。

    “柱子,赶紧起来。”

    罗阎睁开眼,只见莫飞穿好了奴才制服,就是眼角还有两坨眼屎。

    他打了个哈欠。

    从床上慢吞吞的爬起来,道:“你不洗漱吗?”

    “洗漱干吗?早上洗了晚上还要洗,晚上洗了明天还要洗,那洗啥?”莫飞没好气的看了眼罗阎,随即催促道:“你快点,别墨迹。”

    “……”罗阎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道:“等我两分钟。”

    “速度。”

    罗阎穿衣,洗漱。

    两分钟后,总算跟着莫飞出了门。

    如今天色尚黑,大部分奴仆已经起床忙碌起来。

    莫飞看了眼哈欠翻天的罗阎,道:“还没睡醒?”

    “大家都起这么早吗?”罗阎随口问道。

    现在才寅时,天都还没亮。

    就是一直奉承早睡早起身体好的他,都还有些不在状态。

    “不是,我们起的算晚得了,那些挑大粪的子时就要起床,我们出工,他们才回来呢,哈哈。”莫飞笑着。

    刚说完。

    便见前方几个一身粪味的挑粪工结伴而来。

    他连忙止住笑意,一张脸绷得老紧。

    等几个挑粪工走远,莫飞才道:“别看他们这样,其实也还好,干上两三年就能调岗去马厩,再熬个十年,估计就能跟我们一样扫地了。我们啊,虽然福利待遇一般,但比那群侍奉公子小姐们的奴仆要好上许多。”

    “你不知道,那些侍奉公子小姐的奴仆死的很快,能熬下来的百中无一。”

    说着,他又看向罗阎,拍了拍罗阎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你啊,别有什么小心思。多跟我这位前辈学学。这样,才能活得长久。”

    “知道了,前辈。”罗阎一脸无奈。

    跟着莫飞。

    在许府绕了半天。

    又从隐秘角落拿出一把扫帚,一个畚斗和一个装垃圾的大桶。

    一刻钟后,两人终于来到自己的岗位,那位许仙公子的小院。

    “等会进去后声音小点,别说话,更不能大喊大叫,明白了吗?”在院门前,莫飞沉声警告道。

    “明白。”罗阎低声道。

    “还有,看到什么尸体,碎肉之类的,也别害怕,直接清理干净就行,明白吗?”莫飞又问。

    “明白。”罗阎目光一闪。

    尸体碎肉都来了,看来这许仙公子并不温文尔雅,反而很残暴啊,而且是非常残暴的那种。

    “嗯,反正无论如何,都别出声吵到许仙公子就是。”

    说完,莫飞轻轻推门而入。

    罗阎紧随其后,同样走进小院。

    。